辛棄疾全集

辛棄疾全集

青玉案

東風夜放花千樹,更吹落,星如雨,寶馬雕車香滿路,鳳簫聲動,玉壺光轉,一夜魚龍舞。蛾兒、雪柳、黃金縷,笑語盈盈暗香去,眾裡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蘭珊處。

 

西江月

萬事雲煙忽過,百年蒲柳先衰。而今何事最相宜?宜醉、宜遊、宜曉。早趁催科了納,更量出入收支。乃翁依舊管些兒,管竹、管山、管水。

 

菩薩蠻

青山欲共高人語,聯翩萬馬來無數,煙雨卻低回,望來終不來。人言頭上髮,總向愁中白。拍手笑沙鷗,一身都是愁。

 

木蘭花慢

可憐今夕月,向何處,去悠悠,是別有人間,那邊纔見,光景東頭。是天外空汗漫,但長風浩浩送中秋,飛鏡無根誰繫,姮娥不嫁誰留,謂經海底,問無由,恍惚使人愁。怕萬里長鯨,從橫觸破。玉殿瓊樓,蝦蟆故堪浴水,問雲河玉兔解沉浮,若道都齊無恙,雲河漸漸如鉤。

 

永遇樂

千古江山,英雄無覓,孫仲謀處,舞榭歌台。風流總被,雨打風吹去。斜陽草樹,尋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,想當年,金戈鐵馬,氣吞萬里如虎,元嘉草草,封狼居胥,贏得倉皇北顧,四十三年。望中猶記,烽火揚州路,可堪回首,佛狸祠下,一片神鴉社鼓,憑誰問,廉頗老矣,尚能飯否。

 

西江月

明月別枝驚鵲,清風半夜鳴蟬,稻花香裡說豐年。聽取蛙聲一片,七八個星天外,兩三點雨山前。舊時茆店社林邊,路轉溪橋忽見。

 

南鄉子

何處望神州,滿眼風光北固樓,千古興亡多少事。悠悠,不盡長江滾滾流,年少萬兜鍪,坐斷東南戰未休,天下英雄誰敵手,曹劉,生子當如孫仲謀。

 

清平樂

茅檐低小,溪上青青草,醉裡吳音相媚好,白頭誰家翁媼。大兒鋤豆溪東,中兒正織雞籠,最喜小兒無賴,溪頭臥剝蓮蓬。

 

清平樂

連雲松竹,萬事從今足,柱杖東家分社肉,白酒床頭初熟,西風梨棗山園,兒童偷把長竿。莫遣旁人驚去,老夫靜處閒看。

 

摸魚兒

更能消幾番風雨,匆匆春又歸去,惜春長怕花開早,何況落紅無數。春且住,見說道,天涯芳草無歸路。怨春不語,算只有殷勤,畫檐蛛網,盡日惹飛絮,長門事,准擬佳期又誤,蛾眉曾有人妒,千金縱買相如賦,脈脈此情誰訴,君莫舞,君不見,玉環飛燕皆塵土,斜陽正在,煙柳斷腸處。

 

醜奴兒

少年不識愁滋味,愛上層樓,愛上層樓,為賦新詞強說愁。如今識盡愁滋味,欲說還休,欲說還休,卻道天涼好個秋。

 

鷓鴣天

枕簟溪堂冷欲秋,斷雲依水晚來收,紅蓮相倚渾如醉,白鳥無言定自愁。書咄咄,且休休,一丘一壑也風流。不知筋力衰多少,但覺新來懶上樓。

 

鷓鴣天

陌上柔桑破嫩芽,東鄰蠶種已生些,平崗細草鳴黃犢,斜日寒林點暮鴉。山遠近,路橫斜,青旗沽酒有人家,城中桃李愁風雨,春在溪頭薺菜花。

 

鷓鴣天

著意尋春懶便回,何如信步兩三杯,山才好處行還倦,詩未成時雨早催。攜竹杖,更芒鞋,朱朱粉粉野蒿開,誰家寒食歸寧女,笑語柔桑陌上來。

 

生查子

溪邊照影行,天在清溪底。天上有行雲,人在行雲裡。高歌誰和余?空谷清音起。非鬼亦非仙,一曲桃花水。

 

生查子

漫天春雪來,才抵梅花半。最愛雪邊人,楚些裁成亂。雪兒偏解飲,只要金杯滿。誰道雪天寒?翠袖闌干暖。

 

生查子

去年燕子來,簾幕深深處。香徑得泥歸,都把琴書污。今年燕子來,誰聽呢喃語?不見捲簾人,一陣黃昏雨。

 

浣溪沙 

花向今朝粉面勻,柳因何事翠眉顰?東風吹雨細於塵。自笑好山如好色,只今懷樹更懷人。閒愁閒恨一番新。

 

采桑子 

煙迷露麥荒池柳,洗雨烘晴。洗雨烘晴,一樣春風幾樣青。提壺脫褲催歸去,萬恨千情。萬恨千情,各自無聊各自鳴。

 

采桑子

此生自斷天休問,獨倚危樓。獨倚危樓,不信人間別有愁。 君來正是眠時節,君且歸休。君且歸休,說與西風一任秋。

 

菩薩蠻 

鬱孤台下清江水,中間多少行人淚!西北望長安,可憐無數山!青山遮不住,畢竟東流去。江晚正愁余,山深聞鷓鴣。

 

阮郎歸 

山前燈火欲黃昏,山頭來去雲。鷓鴣聲裡數家村,瀟湘逢故人。揮羽扇,整綸巾,少年鞍馬塵。如今憔悴賦招魂,儒冠多誤身!

 

浪淘沙 

身世酒杯中,萬事皆空。古來三五個英雄。雨打風吹何處是,漢殿秦宮。夢入少年叢,歌舞匆匆。老僧夜半誤鳴鐘。驚起西窗眠不得,捲地西風。

 

東坡引

花梢紅未足,條破驚新綠。重簾下遍闌干曲。有人春睡熟,有人春睡熟。鳴禽破夢,雲偏目蹙,起來香鰓褪紅玉。花時愛與愁相續。羅裙過半幅,羅裙過半幅。

 

玉樓春

風前欲勸春光住,春在城南芳草路。未隨流落水邊花,且作飄零泥上絮。鏡中已覺星星誤,人不負春春自負。夢回人遠許多愁,只在梨花風雨處。

 

玉樓春 

何人半夜推山去?四面浮雲猜是汝。常時相對兩三峰,走遍溪頭無覓處。西風瞥起雲橫渡,忽見東南天一柱。老僧拍手笑相誇,且喜青山依舊住。

 

蝶戀花 

衰草殘陽三萬頃。不算飄零,天外孤鴻影。幾許淒涼須痛飲,行人自向江頭醒。會少離多看兩鬢。萬縷千絲,何況新來病。不是離愁難整頓,被他引惹其他恨!

 

臨江仙

金谷無煙宮樹綠,嫩寒生怕春風。博山微透暖薰籠。小樓春色裡,幽夢雨聲中。別浦鯉魚何日到,錦書封恨重重。海棠花下去年逢。也應隨分瘦,忍淚覓殘紅。

 

臨江仙

手拈黃花無意緒,等閒行盡回廊。捲簾芳桂散餘香。枯荷難睡鴨,疏雨暗池塘。憶得舊時攜手處,如今水遠山長。羅巾浥淚別殘妝。舊歡新夢裡,閒處卻思量。

 

一剪梅

記得同燒此夜香,人在回廊,月在回廊。而今獨自睚昏黃,行也思量,坐也思量。錦字都來三兩行,千斷人腸,萬斷人腸。雁兒何處是仙鄉?來也恓惶,去也恓惶。

 

定風波 

少日春懷似酒濃,插花走馬醉千鐘。老去逢春如病酒。唯有,茶甌香篆小簾櫳。捲盡殘花風未定。休恨,花開元自要春風。試問春歸誰得見?飛燕,來時相遇夕陽中。

 

定風波 

少日猶堪話別離,老來怕作送行詩。極目南雲無過雁。君看,梅花也解寄相思。無限江山行未了。父老,不須和淚看旌旗。後會丁寧何日是?須記,春風十日放燈時。

 

祝英台令 

寶釵分,桃葉渡,煙柳暗南浦。怕上層樓,十日九風雨。斷腸片片飛紅,都無人管,倩誰喚、流鶯聲住?鬢邊覷。試把花卜心期,才簪又重數。羅帳燈昏,嗚咽夢中語﹕是他春帶愁來,春歸何處?卻不解、將愁歸去!

 

沁園春 

疊嶂西馳,萬馬回旋,眾山欲東。正驚湍直下,跳珠倒濺,小橋橫截,缺月初弓。老合投閒,天教多事,檢校長身十萬松。吾廬小,在龍蛇影外,風雨聲中。爭先見面重重。看爽氣朝來三數峰。似謝家子弟,衣冠磊落,相如庭戶,車騎雍容。我覺其間,雄深雅健,如對文章太史公。新堤路,問偃湖何日,煙雨蒙蒙.

 

滿江紅 

笑拍洪崖,問千丈、翠岩誰削?依舊是、西風白馬,北村南郭。似整復斜僧屋亂,欲吞還吐林煙薄。覺人間、萬事到秋來,都搖落。呼斗酒,同君酌。更小隱,尋幽約。且丁寧休負,北山猿鶴。有鹿從渠求鹿夢,非魚定未知魚樂。正仰看、飛鳥卻應人,回頭錯。

 

滿江紅

敲碎離愁,紗窗外、風搖翠竹。人去後、吹簫聲斷,倚樓人獨。滿眼不堪三月暮,舉頭已覺千山綠。但試將、一紙寄來書,從頭讀。相思字,空盈幅。相思意,何時足?滴羅襟點點,淚珠盈掬。芳草不迷行客路,垂楊只礙離人目。最苦是、立盡月黃昏,闌干曲。

 

水調歌頭 

帶湖吾甚愛,千丈翠奩開。先生杖履無事,一日走千回。凡我同盟鷗鳥,今日既盟之後,來往莫相猜。白鶴在何處?嘗試與偕來。破青萍,排翠藻,立蒼苔。窺魚笑汝痴計,不解舉吾杯。廢沼荒丘疇昔,明月清風此夜,人世幾歡哀?東岸綠蔭少,楊柳更須栽。

 

水調歌頭 

客子久不到,好景為君留。西樓著意吟賞,何必問更籌?喚起一天明月,照我滿懷冰雪,浩蕩百川流。鯨飲未吞海,劍氣已橫秋。野光浮,天宇回,物華幽。中州遺恨,不知今夜幾人愁?誰念英雄老矣?不道功名蕞爾,決策尚悠悠。此事費分說,來日且扶頭!

 

漢宮春 

春已歸來,看美人頭上,裊裊春幡。無端風雨,未肯收盡余寒。年時燕子,料今宵、夢到西園。渾未辦、黃柑薦酒,更傳青韭堆盤。卻笑東風從此,便薰梅染柳,更沒些閒。閒時又來鏡裡,轉變朱顏。清愁不斷,問何人、會解連環?生怕見、花開花落,朝來塞雁先還。

 

八聲甘州

故將軍飲罷夜歸來,長亭解雕鞍。恨灞陵醉尉,匆匆未識,桃李無言。射虎山橫一騎,裂石響驚弦。落魄封侯事,歲晚田園。誰向桑麻杜曲,要短衣匹馬,移住南山?看風流慷慨,談笑過殘年。漢開邊,功名萬里,甚當年健者也曾閒?紗窗外,斜風細雨,一陣輕寒。

 

念奴嬌 

近來何處有吾愁?何處還知吾樂?一點淒涼千古意,獨倚西風寥廓。 並竹尋泉,和雲種樹,喚作真閒客。此心閒處,不應長藉邱壑。 休說往事皆非,而今雲是,且把清尊酌。 醉裡不知誰是我,非月非雲非鶴。 露冷風高,松梢桂子,醉了還醒卻。北窗高臥,莫教啼鳥驚著。

 

水龍吟 

舉頭西北浮雲,倚天萬里須長劍。人言此地,夜深長見,斗牛光焰。我覺山高,潭空水冷,月明星淡。待燃犀下看,憑欄卻怕,風雷怒,魚龍慘。峽束滄江對起,過危樓、欲飛還斂。元龍老矣,不妨高臥,冰壺涼簟。千古興亡,百年悲笑,一時登覽。問何人又卸,片帆沙岸,系斜陽纜?

 

賀新郎

甚矣吾衰矣!悵平生、交遊零落,只今餘幾?白獃空垂三千丈,一笑人間萬事。問何物、能令公喜?我見青山多嫵媚,料青山、見我應如是。情與貌,略相似。一尊搔首東窗裡。想淵明、停雲詩臼,此時風味。江左沉酣求名者,豈識濁醪妙理!回首叫、雲飛風起。不恨古人吾不見,恨古人、不見吾狂耳。知我者,二三子。

 

賀新郎

雲臥衣裳冷。看蕭然、風前月下,水邊幽影。羅襪塵生凌波去,湯沐煙江萬頃。愛一點、嬌黃成暈。不記相逢曾解佩,甚多情、為我香成陣。待和淚,收殘粉。靈均千古懷沙恨。恨當時、匆匆忘把,此仙題品。煙雨淒迷僝僽損,翠袂搖搖誰整?謾寫入、瑤琴幽憤。弦斷招魂無人賦,但金杯的礫銀台潤。愁殢酒,又獨醒。

 

一枝花

千丈擎天手。萬卷懸河口。金腰下印,大如斗。更千騎弓刀,揮霍遮前後。百計千方久。似斗草兒童,赢個他家偏有。算枉了、雙眉長恁皺。白髮空回首。那时閑說向,山中友。看丘隴牛羊,更辨賢愚否。且自栽花柳。怕有人來,但只道、今朝中酒。

 

一剪梅

憶對中秋丹桂叢。花在杯中。月在杯中。今宵樓上一尊同。云濕紗窗。雨濕紗窗。渾欲乘風問化工。路也難通。信也難通。滿堂惟有燭花紅。杯且從容,歌且從容。

一剪梅

獨立蒼茫醉不歸。日暮天寒,歸去來兮。探梅踏雪幾何時。今我來思。楊柳依依。白石江頭曲岸?。一片閑愁,芳草萋萋。多情山鳥不須啼。桃李無言,下自成蹊。

一絡索

羞見監鸞孤卻。倩人梳掠。一春長是為花愁,甚夜夜,東風惡。行繞翠簾珠箔。錦牋誰托。玉觴淚滿卻停觴,怕酒似、郎情薄。

一落索

錦帳如云處。高不知重數。夜深銀燭淚成行,算都把、心期付。莫待燕飛泥污。問花花訴。不知花定有情無,似卻怕、新詞妒。

一剪梅

塵洒衣裾客路長。霜林已晚,秋蕊猶香。别離觸處是悲涼。夢里青樓,不忍思量。天宇沈沈落日黃。云遮望眼,山割愁腸。滿懷珠玉淚浪浪。欲倩西風,吹到蘭房。

一剪梅

歌罷尊空月墜西。百花門外,煙翠霏微。絳紗籠燭照于飛。歸去來兮。歸去來兮。酒入香?分外宜。行行問道,還肯相隨。嬌羞無力應人遲。何幸如之。何幸如之。

八聲甘州

把江山好處付公來,金陵帝王州。想今年燕子,依然認得,王謝風流。只用平時尊俎,彈壓萬貔貅,依舊釣天夢,玉殿東頭。看取黃金横带,是明年准擬,丞相封侯。有紅梅新唱,香陣卷溫柔。且華堂、通宵一醉,待從今、更數八千秋。公知否,邦人香火,夜半才收。

卜算子

百郡怯登車,千里輸流馬。乞得膠膠攏攏身,欲笑區區者。

野水玉鳴渠,急雨珠跳瓦,一榻清風方是閑,真得歸來也。

卜算子

修竹翠羅寒,遲日江山暮。幽逕無人獨自芳,此恨知無數。

只共梅花語。懶逐游絲去。著意尋春不肯香,香在無尋處。

 

卜算子

盗跖儻名丘,孔子還名跖。跖聖丘愚直至今,美惡無真實。

簡册宿虚名,螻蟻侵枯骨。千古光陰一霎時,且進杯中物。

 

卜算子

萬里?浮云,一噴空凡馬。嘆息曹瞞老驥詩,伏櫪如公者。

山鳥哢窺檐,野鼠飢翻瓦。老我痴頑合住山,此地菟裘也。

卜算子

欲行且起行,欲坐重來坐。坐坐行行有倦時,更枕閑書臥。

病是近來身,懶是從前我。静掃瓢泉竹樹陰,且恁隨緣過。

 

卜算子

紅分靚梳妝,翠低風雨。佔斷人間六月涼,期月鴛鴦浦。

根底藕絲長,花里蓮心苦。只為風流有許愁,更衬佳人步。

卜算子

一個去學仙,一個去學佛。仙飲千杯醉似泥,皮骨如金石。

不飲便康強,佛壽須千百。八十餘年入涅盤,且進杯中物。

卜算子

一飲動連宵,一醉長三日。廢盡寒暄不寫書,富貴何由得。

請看冢中人,冢似當時筆。萬札千書只恁休,且進杯中物。

卜算子

剛者不堅牢,柔者難摧挫。不信張開口了看,舌在牙先墮。

已闕兩邊,又豁中間個。說與兒曹莫笑翁,狗竇從君過。

 

卜算子

一以我為牛,一以吾為馬。人與之名受不辭,善學庄周者。

江海任虚舟,風雨從飄瓦。醉者乘車墜不傷,全得于天也。

卜算子

夜雨醉瓜廬,春水行秧馬。點檢田間快活人,未有如翁者。

秃盡兔毫錐,磨透銅台瓦。誰伴揚雄作解嘲,鳥有先生也。

卜算子

珠玉作泥沙,山谷量牛馬。試上累累丘壟看,誰是強梁者。

水浸淺深檐,山厭高低瓦。山水朝來笑問人,翁早歸來也。

卜算子

千古李將軍,奪得胡兒馬。李蔡為人在下中,卻是封侯者。

芸草去陳根,筧竹添新瓦。萬一朝家手力田,舍我其誰也。

上西平

九衢中,杯逐馬,带隨車。問誰解、愛惜瓊華。何如竹外,静聽窣窣蟹行沙。自憐是,海山頭,種玉人家。紛如斗,嬌如舞,才整整,又斜斜。要圖,還我漁蓑。凍吟應笑,羔兒無分謾煎茶。起來極目,向彌茫、數盡歸鴉。

上西平

恨如新,新恨了,又重新。看天上、多少浮云。江南好景,落花時節又逢君。夜來歸雨,春歸似欲留人。尊如海,人如玉,詩如錦,筆如神。能幾字、盡殷勤。江天日暮,何時重與細論文。綠陽陰里,聽陽關、門掩黃昏。

千年調

左手把青霓,苦手挟明月。吾使豐隆前異,叫開閶闔。周游上下,徑入寥天一。覽縣圃,萬斛泉,千丈石。鈞天廣樂,燕我瑤之席。帝飲予觴甚樂,赐汝蒼璧。嶙峋突兀,正在一丘壑。餘馬懷,仆夫悲,下恍惚。

千年調

?酒向人時,和氣先傾倒。最要然然可可,萬事稱好。滑稽坐上,更對鴟夷笑。寒與熱,總隨人,甘國老。少年使酒,出口人嫌拗。此個和合道理,近日方曉。學人言語,未會十分巧,看他門,得人憐,秦吉了。

千秋歲

塞垣秋草。又報平安好。尊俎上、英雄表。金湯生氣象,珠玉霏譚笑。春近也,梅花得似人難老。莫惜金尊倒。鳳詔看看到。留不住,江東小。從容帳幄去,整頓乾坤了。千百歲,從今盡是中書考。

小重山

倩得薰風染綠衣。國香收不起,透冰肌。略開些子未多時。窗兒外,卻早被人知。越惜越嬌痴。一枝云鬢上,那人宜。莫將他去比荼蘼。分明是,他更的些兒。

小重山

綠漲連云翠拂空。十分風月處,著衰翁。垂楊影斷岸西東。君恩重,教且種芙蓉。十里水晶宮,有時騎馬去,笑兒童。殷勤卻謝打頭風。船兒住,且醉浪花中。

小重山

旋制離歌唱未成。陽關先出,柳邊亭。中年懷抱管弦聲。難忘處,風月此時情。夜雨共誰聽,盡教清夢去,兩三程。商量詩階重連城。相如老,漢殿舊知名。

山鬼謠

問何年,此山來此,西風落日無語。看君似是羲皇上,直作太初名汝。溪上路。算只有、紅塵不到今猶古。一杯誰舉。笑我醉呼君,崔嵬未起,山鳥覆杯去。須記取。昨夜龍湫風雨。門前石浪掀舞,四更山鬼吹燈嘯,驚倒世間兒女。依約處。還問我、清游杖屦公良苦,神交心許,待萬里攜君,鞭笞鸞鳳,誦我遠游赋。

 

六么令

酒群花隊,攀得短轅折,誰憐故山歸夢,千里蓴羹滑,便整松江一棹,點檢能言鴨。故人歡接。醉懷雙橘,堕地金圆醒時覺。長喜劉郎馬上,肯聽詩書說。誰對叔子風流,直把曹劉庄。更看君侯事業,不負平生學。離觴愁怯。送君歸後,細寫茶經煮香雪。

六么令

倒冠一笑,華髮玉簪折。陽關自來凄斷,卻怪歌聲滑。放浪儿童歸舍,莫惱比鄰鴨。水連山接。看君歸興,如醉中醒、夢中覺。江上吴儂問我,一一煩君說,坐客尊酒频空,剩欠真珠压。手把漁竿未穩,長向滄浪學。問愁誰怯。可堪楊柳,先作東風滿城雪。

六州歌頭

西湖萬頃,樓觀矗千門。春風路,紅堆錦,翠連云。俯層軒。風月都無際,蕩空藹,開絕境,云夢澤,饒八九,不須吞。翡翠明璫,爭上金堤去,勃窣媻姗。看賢王高會,飛入云煙。白鷺振振,鼓咽咽。記風流遠,更休作,嬉游地,等閑看。君不見,韓獻子,晉將軍,趙孤存。千載傳忠獻,兩定策,紀元勛。孫又子,方談笑,整乾坤。直使長江如带,依前是、?趙須韓。伴皇家快樂,長在玉津邊。只在南園。

六州歌頭

晨來問疾,有鶴止庭隅。吾語汝。只三事,太愁予。病難扶。手種青松樹。梅塢。妨花逕,才數尺。如人立。卻須鋤。秋水堂前,曲沼明於鏡,可燭眉鬚。被山顏急雨,耕壟灌泥涂。誰使吾廬,映污渠。嘆青山好,檐外竹,遮欲盡,有還無。刪竹去,吾乍可,食無魚。愛扶疏。又欲為山計,千百慮,累吾距。凡病此。吾過矣。子奚如。口不能言臆對,雖扁鵲、葯石難除。有要言妙道,往問北山愚。庶有瘳乎。

 

太常引

君王著意履聲間。便令押、紫宸班。今代又尊韓。道吏部、文章泰山。一杯千歲,問公何事,早伴赤松閑。功業後來看。似江左、風流謝安。

太常引

一輪秋影轉金波。飛鏡又重磨。把酒問姮娥。被白髮、欺人奈何。乘風好去,長空萬里,直下看山河。斫去桂婆娑。人道是、清光更多。

太常引

仙機似欲織羅。髣?度金梭。無奈玉何。卻彈作、清商恨多。珠簾影里,如花半面,絕勝隔帘歌。世路苦風波。且痛飲、公無渡河。

太常引

論公耆德舊宗英。吴季子、百餘齡。奉使老於行。更看舞、聽歌最精。須同衛武,九十入相,菉竹自青青。富貴出長生。記門外、清溪姓彭。

 

木蘭花慢

漢中開漢業,問此地、是耶非。想劍指三秦,君王得意,一戰東歸。追亡事、今不見,但山川滿目淚沾衣,落日胡塵未斷,西風塞馬空肥。一編書是帝王師。小試去征西。更草草離筵,匆匆去路,愁滿旌旗。君思我、回首處,正江涵秋影雁初飛。安得車輪四角,不堪带減腰圍。

木蘭花慢

路傍人怪問,此隱者、姓陶不。甚黃菊如云,朝吟暮醉,唤不回頭。縱無酒成悵望,只東籬、搔首亦風流。與客朝餐一笑,落英飽便歸休。古來堯舜有巢由。江海去悠悠。待說與佳人,種成香草,莫怨靈修。我無可無不可,意先生、出處有如丘。聞道問津人過,殺雞為黍相留。

木蘭花慢

老來情味減,對别酒、怯流年。屈指中秋,十分好月,不照人圓。無情水、都不管,共西風、只等送歸船。秋晚蓴鱸江上,夜深兒女燈前。征衫。便好去朝天。玉殿正思賢。想夜半承明,留教視草,卻遣籌邊。長安故人問我,道尋常、泥酒只依然。目斷秋霄落雁,醉來時響空弦。

木蘭花慢

舊時樓上客,愛把酒、向南山。笑白髮如今,天教放浪,來往其間。登樓更誰念我,卻回頭、西北望層欄。云雨珠帘棟,笙歌霧鬢云鬟。近來堪入圖看。父老愿公歡。甚拄笏悠然,朝來爽氣,正爾相關。難忘使君後日,便一花、一草報平安。與客攜壺且醉,雁飛秋影江寒。

 

水調歌頭

寄我五云字,恰向酒邊來。東風過盡歸雁,不見客星回。聞道瑣窗風月,更著詩翁杖屦,合作雪堂猜。歲旱莫留客,霖雨要渠來。短檠燈,長劍鋏,欲生苔。雕弓挂壁無用,照影落清杯。多病關心葯裹,小摘親鉏菜甲,老子正須哀。夜雨北窗竹,更倩野人栽。

水調歌頭

相公倦台鼎,要伴赤松游。高牙千里東下,笳鼓萬貔貅。試問東山風月,更著中年絲竹,留得謝公不。孺子宅邊水,云影自悠悠。占古語,方人也,正黑頭。窮龜突兀千丈,石打玉溪流。金印沙堤時節,棟珠帘云雨,一醉早歸休。賤子親再拜,西北有神州。

 

水調歌頭

木末翠樓出,詩眼巧安排。天公一夜,削出四面玉崔嵬。疇昔此山安在,應為先生見挽,萬馬一時來。白鳥飛不盡,卻带夕陽回。勸公飲,左手蟹,右手杯。人間萬事變滅,今古幾池台。君看莊生達者,猶對山林皋壤,哀樂未忘懷。我老尚能赋,風月試追陪。

水調歌頭

落日古城角,把酒勸君留。長安路遠,何事風雪敝貂裘。散盡黃金身世,不管秦樓人怨,歸計狎沙鷗。明夜扁舟去,和月載離愁。功名事,身未老,幾時休。詩書萬卷,致身須到古伊周。莫學班超投筆,縱得封侯萬里,憔悴老邊州。何處依劉客,寂寞赋登樓。

水調歌頭

白日射金闕,虎豹九關開。見君諫疏頻上,高論挽天回。千古忠肝義膽,萬里蠻煙瘴雨,往事莫驚猜。政恐不免耳,消息日来。笑吾廬,門掩草,徑封苔。未應兩手無用,要把蟹螯杯,說劍論詩餘事,醉舞狂歌欲倒,老子頗堪哀。白髮寧有種,一一醒時栽。

水調歌頭

折盡武昌柳,挂席上瀟湘。二年魚鳥江上,笑我往來忙。富貴何時休問,離别中年堪恨,憔悴鬢成霜。絲竹陶寫耳,急羽且飛觴。序蘭亭,歌赤壁,衣春。使君千騎鼓吹,風采漢侯王。莫把驪駒頻唱,可惜南樓佳處,風月已凄涼。在家貧亦好,此語試平章。

水調歌頭

今日復何日,黃菊為誰開。淵明漫愛重九,胸次正崔嵬。酒亦關人何事,正自不能不爾,誰遣白衣來。醉把西風扇,隨處障塵埃。為公飲,須一日,三百杯。此山高處東望,云氣見蓬莱。翳鳳驂鸞公去,落佩倒冠吾事,抱病且登台。歸路有明月,人影共徘徊。

水調歌頭

君莫赋幽憤,一語試相開。長安車馬道上,平地起崔嵬。我愧淵明久矣,獨借此翁湔洗,素壁寫歸來。斜日透虚隙,一線萬飛埃。斷吾生,左持蟹,右持杯。買山自種云樹,山下斸煙莱。百鏈都成繞指,萬事直須稱好,人世幾舆台。劉郎更堪笑,剛赋看花回。

水調歌頭

造物故豪縱,千里玉鸞飛。等閑更把,萬斛瓊粉頗黎。好卷垂虹千丈,只放冰壺一色,云海路應迷。老子舊游處,回首夢耶非。謫仙人,鷗鳥伴,兩忘機。掀髯把酒一笑,詩在片帆西。寄語煙波舊侶,聞道蓴鱸正美,休制芰荷衣。上界足官府,汗漫與君期。

水調歌頭

落日塞塵起,胡騎獵清秋。漢家組練十萬,列舰聳高樓。誰道投鞭飛渡,憶昔鳴髇血污,風雨佛狸愁。季子正年少,匹馬黑貂裘。今老矣,搔白首,過揚州。倦游欲去江上,手種橘千頭。二客東南名勝,萬卷詩書事業,嘗試與君謀。莫射南山虎,直覓富民侯。

水調歌頭

萬事到白髮,日月幾西東。羊陽九折歧路,老我慣經從。竹樹前溪風月,雞酒東家父老,一笑偶相逢。此樂竟誰覺,天外有冥鴻。味平生,公與我,定無同,玉堂金馬,自有佳處著詩翁,好鎖云煙窗戶,怕入丹青圖,飛去了無蹤,此語更痴絕,真有虎頭風。

水調歌頭

上古八千歲,才是一春秋。不應此日,剛把七十壽君侯。看取垂天云翼,九萬里風在下,與造物同游。君欲計歲月,當試問莊周。醉淋浪,歌窈窕,舞柔。從今杖屦南澗,白日為君留。聞道鈞天帝所,頻上玉?春酒,冠佩擁龍樓。快上星辰去,名姓動金甌。

水調歌頭

酒罷且勿起,重挽史君須。一身都是和氣,别去意何如。我輩情鍾休問,父老田頭說尹,淚落獨憐渠。秋水見毛髮,千尺定無魚。望清闕,左黃閣,右紫樞。東風桃李陌上,下馬拜除書。屈指吾生餘幾,多病故人痛飲,此事正愁餘。江湖有歸雁,能寄草堂無。

水調歌頭

我飲不須勸,正怕酒尊空。别離亦復何恨,此别恨匆匆。頭上貂蟬貴客,花外麒麟高冢,人世竟誰雄。一笑出門去,千里落花風。孫劉輩,能使我,不為公。餘髮種種如是,此事付渠儂。但覺平生湖海,除了醉吟風月,此外百無功。毫髮皆帝力,更乞監湖東。

水調歌頭

寒食不小住,千騎擁春衫。衡陽石鼓城下,記我舊停驂。襟似瀟湘桂嶺,带似洞庭春草,紫屹東南。文字起騷雅,刀劍化耕蚕。看使君,於此事,定不凡。備髯抵幾堂上,尊俎自高談。莫信君門萬里,但使民歌五褲,歸詔鳳凰衔。君去我誰飲,明月影成三。

水調歌頭

頭白齒牙缺,君勿笑衰翁。無窮天地今古,人在四之中。臭腐神奇俱盡,貴賤賢愚等耳,造物也兒童。老佛更堪笑,談妙說虚空。坐堆豗,行荅飒,立龍鍾。有時三盞兩盞,淡酒醉蒙鴻,四十九年前事,一百八盤狭路,拄杖倚東。老境何所似,只與少年同。

水調歌頭

上界足官府,公是地行仙。青劍履舊物,玉立侍天顏。莫怪新來白髮,恐是當年柱下,道德五千言。南澗舊活計,猿鶴且相安。歌秦事,寶康瓠,世皆然。不知清廟鐘磬,零落有誰編。堪笑行藏用舍,試問山林鐘鼎,底事有亏全。再拜荷公賜,雙鶴一千年。

水調歌頭

長恨復長恨,裁作短歌行。何人為我楚舞,聽我楚狂聲。余既滋蘭九畹,又樹蕙之百畝,秋菊更餐英。門外滄浪水,可以濯吾纓。一杯酒,問何似,身後名。人間萬事,??常重泰山輕。悲莫悲生離别,樂莫樂新相識,兒女古今情。富貴非吾事,歸與白鷗盟。

水調歌頭

我亦卜居者,歲晚望三闆。昂昂千里,泛泛不作水中鳧。好在書攜一束,莫問家徒四壁,往日置錐無。借車載家具,家具少於車。舞烏有,歌亡是,飲子虚。二三子者愛我,此外故人疏。幽事欲論誰共,白鶴飛來似可,忽去復何如。眾鳥欣有托,吾亦愛吾廬。

水調歌頭

四坐且勿語,聽我醉中吟。池塘春草未歇,高樓變鳴禽。鴻雁初飛江上,蟋蟀還來床下,時序百年心。誰要卿料理,山水有清音。歡多少,歌長短,酒淺深。而今已不如昔,後定不如今。閑處直須行樂,良夜更教秉獨,高會惜分陰。白髮短如許,黃菊倩誰簪。

水調歌頭

萬事幾時足,日月自西東。無窮宇宙,人是一粟太倉中。一葛一裘經歲,一一瓶终日,老子舊家風。更著一杯酒,夢覺大槐宫。記當年,腐鼠,嘆冥鴻。衣冠神武門外,驚倒幾兒童。休說須彌芥子,看取?鵬斥鷃,小大若為同。君欲論齊物,須訪一枝翁。

水調歌頭

唤起子陸子,經德問何如。萬鍾於我何有,不負古人書。聞道千章松桂,剩有四時柯葉,霜雪歲寒餘。此是瑱山境,還似象山無。耕也餒,學也祿,孔之徒。青衫畢竟升斗,此意正關渠。天地清寧高下,日月朿西寒暑,何用著工夫。兩字君勿惜,借我榜吾廬。

水調歌頭

十里深窈窕,萬瓦碧差。青山屋上,流水屋下綠横溪。真得歸來笑語,方是閑中風月,剩費酒邊詩。點檢歌舞了,琴罷更圍棋。王家竹,陶家柳,謝家池。知君勛業未了,不是枕流時。莫向痴兒說夢,且作山人索階,頗怪鶴書遲。一事定嗔我,已辦北山移。

水調歌頭

高馬勿捶面,千里事難量。長魚變化云雨,無使寸鱗傷。一壑一丘吾事,一斗一石皆醉,風月幾千場。須作蝟毛磔,筆作劍鋒長。我憐君,痴絕似,顧長康。綸巾羽扇顛倒,又似竹林狂。解道澄江如練,准備停云堂上,千首買秋光。怨調為誰赋,一斛貯檳榔。

水調歌頭

我志在寥闊,疇昔夢登天。摩挲素月,人世俛仰已千年。有客驂麟並鳳,云遇青山赤壁,相約上高寒。酌酒援北斗,我亦虱其間。少歌曰,神甚放,形則眠。鴻鵠一再高舉,天地睹方圓。欲重歌兮夢覺,推枕惘然獨念,人事底亏全。有美人可語,秋水隔娟娟。

水調歌頭

官事未易了,且向酒邊來。君如無我,問君懷抱向誰開。但放平生丘壑,莫管旁人嘲罵,深蛰要驚雷。白髮還自笑,何地置衰頹。五車書,千石飲,百篇才。新詞未到,瓊瑰先夢滿吾懷。已過西風重九,且要黃花入手,詩興未關梅。君要花滿縣,桃李趁時栽。

水調歌頭

千里渥洼種,名動帝王家。金鸞當日奏草,落筆萬龍蛇。带得無邊春下,等待江山都老,教看鬢方鴉。莫管錢流地,且擬醉黃花。唤雙成,歌弄玉,舞綠華。一觴為飲千歲,江海吸流霞。聞道清都帝所,要挽銀河仙浪,西北洗胡沙。回首日邊去,云里認飛車。

水調歌頭

千古老蟾口,云洞插天開。漲痕當日何事,洶湧到崔嵬。攫土搏沙兒戲,翠谷蒼崖幾變,風雨化人來。萬里須臾耳,野馬驟空埃。笑年來,蕉鹿夢,蛇杯。黃花憔悴風露,野碧漲荒莱。此會明年誰健,後日猶今視昔,歌舞只空台。愛酒陶元亮,無酒正徘徊。

水調歌頭

文字觑天巧,亭榭定風流。平生丘壑,歲晚也作稻梁谋。五畝園中秀野,一水田將綠遶,??不勝收。飯飽對花竹,可是便忘憂。吾老矣,探禹穴,欠東游。君家風月幾許,白鳥去悠悠。插架牙簽萬軸,射虎南山一騎,容我攬須不。更欲勸君酒,百尺臥高樓。

水調歌頭

日月如磨蟻,萬事且浮休。君看檐外江水,滾滾自東流。風雨瓢泉夜半,花草雪樓春到,老子已菟裘。歲晚問無恙,歸計橘千頭。夢連環,歌彈鋏,赋登樓。黃雞白酒,君去村社一番秋。長劍倚天誰問,夷甫諸人堪笑,西北有神州。此事君自了,千古一扁舟。

水調歌頭

說與西湖客,觀水更觀山。淡妝濃抹西子,唤起一時觀。種柳人今天上,對酒歌翻水調,醉墨卷秋瀾。老子興不淺,歌舞莫教閑。看尊前,輕聚散,少悲歡。城頭無限,今古落日曉霜寒。誰唱黃雞白酒,猶記紅旗清夜,千騎月臨關。莫說西州路,且盡一杯看。

水調歌頭

歲歲有黃菊,千載一東籬。悠然政須兩字,長笑退之詩。自古此山元有,何事當時才見,此意有誰知。君起更斟酒,我醉不須辭。回首處,云正出,鳥倦飛。重來樓上,一句端的與君期。都把軒窗寫遍,更使兒童誦得,歸去來兮辭。萬卷有時用,植杖且耘耔。

水調歌頭

淵明最爱菊,三徑也栽松。何人收拾,千載風味此山中。手把離騷讀遍,自掃落英餐罷,杖屦曉霜濃。皎皎太獨立,更插同芙蓉。水潺湲,云澒洞,石巃嵷,素琴濁酒唤客,端有古人風。卻怪青山能巧,政爾横看成嶺,轉面已成峰。詩句得活法,日月有新工。

水調歌頭

泰岳倚空碧,汝?卷云寒。萃茲山水奇秀,列宿下人寰。八世家傳素業,一舉手攀丹桂,依約笑談間。賓幕佐諸副,和氣滿長安。分虎符,來近甸,自金鸞。政平訟簡無事,酒社與詩壇。會看沙堤歸去,應使神京再復,款曲問家山。玉佩揖空闊,碧霧翳蒼鸞。

水龍吟

渡江天馬南來,幾人真是經綸手。長安父老,新亭風景,可憐依舊。夷甫諸人,神州沈陸,幾曾回首。算平戎萬里,功名本是,是儒事,君知否。況有文章山斗。對桐陰、滿庭清晝。當年墮地,而今試看,風云奔走。綠野風煙,平泉草木,東山歌酒。待他年,整頓乾坤事了,火先生壽。

水龍吟

斷崖千丈孤松,挂冠更在松高處。平生袖手,故應休矣,功名良苦。笑指兒曹,人間醉夢,莫嗔驚汝。問黃金餘幾,旁人欲說,田園計、君推去。嘆息葞林舊隱,對先生、竹窗松戶。一花一草,一觴一,風流杖屦。野馬塵埃,扶摇下視,蒼然如許。恨當年、九老圖中,忘卻,盤園路。

 

水龍吟

昔時曾有佳人,翩然絕世而獨立。未論一顧傾城,再顧又傾人國。寧不知其,傾城傾國,佳人難得。看行云行雨,朝朝暮暮,陽台下,襄王側。堂上更闌燭滅。記主人、留?送客。合尊促坐,羅襦襟解,微聞葞澤。當此之時,止乎禮儀,不淫其色。但????,啜其泣矣,又何嗟及。

水龍吟

老來曾識淵明,夢中一見參差是。覺來幽恨,停觴不御,欲歌還止。白髮西風,折腰五斗,不應堪此。問北窗高臥,東籬自醉,應别有,歸來意。須信此翁未死。到如今、然生氣。吾儕心事,古今長在,高山流水。富貴他年,直饒未免,也應無味。甚東山何事,當時也道,為蒼生起。

水龍吟

玉皇殿閣微涼,看公重試薰風手。高門戟,桐陰合道,青青如舊。蘭佩空芳,蛾眉誰妒,無言搔首。甚年年卻有,呼韓塞上,人爭問、公安否。金印明年如斗。向中州、錦衣行昼。依然盛事,貂蝉前後,鳳麟飛走。富貴浮云,我評軒冕,不如杯酒。待從公,痛飲八千餘歲,伴庄椿壽。

水龍吟

楚天千里清秋,水隨天去秋無際。遥岑遠日,獻愁供恨,玉簪螺髻。落日樓頭,斷鴻聲里,江南游子。把吳看了,欄干拍遍,無人會,登臨意。休說鱸魚堪鱠。盡西風、季鹰歸未。求田問舍,怕應羞見,劉郎才氣。可惜流年,憂愁風雨,樹猶如此。倩何人,唤取盈盈翠袖,搵英雄淚。

水龍吟

倚欄看碧成朱,等閑褪了香袍粉。上林高選,匆匆又换,紫云衣潤。幾許春風,朝薰暮染,為花忙損。笑舊家桃李,東涂西抹,有多少、凄涼恨。擬倩流鶯說與,記榮華、易消難整。人間得意,千紅百紫,轉頭春盡。白髮憐君,儒冠曾誤,平生官冷。算風流未減,年年醉里,把花枝問。

水龍吟

普陀大士虚空,翠岩誰記飛來處。蜂房萬點,似穿如,玲瓏窗戶。石髓千年,已垂未落,嶙峋冰柱。有怒濤聲遠,落花香在,人疑是、桃源路。又說春雷鼻息,是臥龍、鸞環如許。不然應是,洞庭張樂,湘靈來去。我意長松,倒生陰壑,細吟風雨。竟茫茫未曉,只應白髮,是開山祖。

水龍吟

稼軒何必長貧,放泉檐外瓊珠瀉。樂天知命,古來誰會,行藏用舍。人不堪憂,一瓢自樂,貿哉回也。料當年曾問,飯蔬飲水,何為是、栖栖者。且對浮云山上,莫匆匆,去流山下。蒼顏照影,故應流落,輕裘肥馬。遶齒冰霜,滿懷芳乳,先生飲罷。笑挂瓢風樹,一鳴渠碎,問何如啞。

水龍吟

听兮清佩瓊些。明兮鏡秋毫些。君無去此,流昏漲腻,生蓬蒿些。虎豹甘人,渴而飲汝,寧猿猱些。大而流江海,覆舟如芥,君無助、狂濤些。路險兮、山高些。愧休獨處無聊些。冬槽春盎,歸來為我,制松醪些。其外芳芬,團龍片鳳,煮云膏些。古人既往,嗟余之樂,樂箪瓢些。

水龍吟

只愁風雨重陽,思君不見令人老,行期定否,征車幾輛,去程多少。有客書來,長安卻早,傳聞追詔。問歸來何日,君家舊事,直須待、為霖了。從此蘭生蕙長,吾誰與、玩茲芳草。自憐拙者,功名相避,去如飛鳥。只有良朋,東阡西陌,安排似巧。到如今巧處,依前又拙,把平生笑。

水龍吟

被公驚倒瓢泉,倒流三峡詞源瀉。長安纸貴,流傳一字,千金爭舍。割肉懷歸,先生自笑,又何廉也。但銜杯莫問,人間豈有,如孺子、長貧者。誰識稼軒心事,似風乎、舞雩之下。回頭落日,蒼茫萬里,塵埃野馬。更想隆中,臥龍千尺,高吟才罷。倩何人與問,雷鸣瓦釜,甚黃鍾啞。

 

王孫信

有得許多淚。又閑卻、許多鴛被。枕頭兒、放處都不是。舊家時、怎生睡。更也没書來,那堪被、雁兒調戲。道無書、有書中意。排幾個,人人字。

出塞

鶯未老。花謝東風掃。秋千人倦彩繩閑,又被清明過了。

日長減破夜長眠,别聽笙簫吹曉。錦牋封與怨春詩,寄與歸云縹緲。

 

永遇樂

紫陌長安,看花年少,無限歌舞。白髮憐君,尋芳較晚,卷地驚風雨。問君知否,鴟夷載酒,不似井瓶身誤。細思量,悲歡夢里,覺來總無處尋。芒鞋竹杖,天教還了,千古玉溪佳句。落魄東歸,風流赢得,掌上明珠去。起看清鏡,南冠好在,拂了舊時塵土。向君道,云霄萬里,這回穩步。

永遇樂

投老空山,萬松手種,政爾堪嘆。何日成陰,吾年有幾,似見兒孫晚。古來池館,云煙草棘,長使後人凄斷。想當年、良辰已恨,夜闌酒空人散。停云高處,誰知老子,萬事不關心眼。夢覺東窗,聊復爾耳,起欲题書簡。霎時風怒,倒翻筆硯,天也只教吾懶。又何事,催詩雨急,片云斗暗。

永遇樂

怪底寒梅,一枝雪里,直恁愁絕。問訊無言,依稀似妒,天上飛英白。江山一夜,瓊瑤萬頃,此段如何妒得。細看來,風流添得,自家越樣標格。曉來樓上,對花臨鏡,學作半妝宮額。著意爭妍,那知卻有,人妒花顏色。無情休問,許多般事,且自訪梅踏雪。待行過溪橋,夜半更邀素月。

永遇樂

烈日秋霜,忠肝義,千載家譜。得姓何年,細參辛字,一笑君聽取。艱辛做就,悲辛滋味,總是辛酸辛苦。更十分,向人辛辣,椒桂搗殘堪吐。世間應有,芳甘濃美,不到吾家門戶,比著兒曹。累累卻有,金印光垂組。付君此事,從今直上,休憶對床風雨。但赢得,靴紋縐面,記余戲語。

 

玉樓春

往年巃嵷當前路。路上人夸通判雨。去年拄杖過瓢泉,縣吏垂頭民笑語。學窺聖處文章古。清到窮時風味苦。尊前老淚不成行,明日送君天上去。

 

玉樓春

三三兩兩誰家女。聽取鳴禽枝上語。提壺沽酒已多時,婆餅焦時須早去。醉中忘卻來時路。借問行人家住處。只尋古廟那邊行,更過溪南鳥?樹。

玉楼春

有無一理誰差别。樂令區區渾未達。事言無處未嘗無,試把所無理說。伯夷飢采西山蕨。何異搗虀餐杵。仲尼去衛又之陳,此是乘車入鼠穴。

玉樓春

無心云自來還去。元共青山相爾汝。霎時迎雨障崔嵬,雨過卻尋歸路處。侵天翠竹何曾度。遥見屹然星砥柱。今朝不管亂云深,来伴仙翁山下住。

玉樓春

山行日日妨風雨。風雨晴時君不去。頭塵滿短轅車,門外人行芳草路。南城東野應聯句。好記琅玕题字處。也應竹里著行,已向瓮頭防吏部。

玉樓春

人間反覆成云雨。鳧雁江湖來又去。十千一斗飲中仙,一百八盤天上路。舊時楓葉吴江句。今日錦囊無著處。看封關外水云侯,剩按山中詩酒部。

玉樓春

客來底事逢迎晚。竹里鳴禽尋未見。日高猶苦聖賢中,門外谁酣蠻觸戰。多方為渴尋泉遍。何日成陰松種滿。不辭長向水云來,只怕頻煩魚鳥倦。

玉樓春

何人半夜推山去。四面浮云猜是汝。常時相對兩三峰,走遍溪頭無覓處。西風瞥起云横度。忽見東南天一柱。老僧拍手笑相夸,且喜青山依舊住。

玉樓春

青山不會乘云去。怕有愚公驚著汝。人間踏地出租錢,借使移將無著處。三星昨夜光移度。妙語來题橋上柱。黃花不插瞞頭歸,定倩白云遮且住。

玉楼春

少年才把笙歌?。夏日非長秋夜短。因他老病不相饒,把好心情都做懶。故人别後書來動。乍可停杯吃飯。云何相遇酒邊時,卻道達人須飲滿。

玉樓春

君如九酝台黏?。我似茅柴風味短。幾時秋水美人来,長恐扁舟乘興懶。高懷自飲無人勸。馬有青?奴白飯。向來珠履玉簪人,頗覺斗量車載滿。

玉楼春

狂歌擊碎村醪?。欲舞還憐衫袖短。身如溪上釣磯閑,心似道旁官堠懶。山中有酒提壺勸。好語多君堪鮓飯。至今有句落人間,渭水西風黃葉滿。

玉楼春

瘦筇倦作登高去。卻怕黃花相爾汝。嶺頭拭目望龍安,更在云煙遮斷處。思量落帽人風度。休說當年功紀柱。謝公直是愛東山,畢竟東山留不住。

玉樓春

悠悠莫向文山去。要把襟裾牛馬汝。遥知書带草邊行,正在雀羅門里住。平生插架昌黎句。不似拾柴東野苦。侵天且擬鳳凰巢,掃地從他?鵒舞。

玉楼春

琵琶亭畔多芳草。時對香爐峰一笑。偶然重傍玉溪東,不是白頭誰覺老。普陀大士神通妙。影入石頭光了了。看來持獻可無言,長似慈悲顏色好。

玉樓春

江頭一带斜陽樹,總是六朝人住處。悠悠興廢不關心,惟有沙洲雙白鷺。仙人磯下多風雨。好卸征帆留不住。直須抖擻盡塵埃,卻趁新涼秋水去。

 

玉蝴蝶

古道行人來去,香紅滿樹,風雨残花。望斷青山,高處都被云遮。客重來、風流觴,春已去、光景桑麻。苦無多。一條垂柳,兩箇啼鸦。人家。疏疏翠竹,陰陰綠樹,淺淺寒沙。醉兀篮舆,夜李豪飲太狂些。到如今、都齊醒卻,只依舊、無奈愁何。試聽呵。寒食近也,且住為佳。

玉蝴蝶

貴賤偶然,渾似隨風簾幌,籬落飛花。空使兒曹,馬上羞面頻遮。向空江、誰捐玉佩,寄離恨、應折疏麻。暮云多。佳人何處,數盡歸鴉。儂家。生涯蜡屐,功名破甑,交友搏沙。往日曾論,淵明似勝臥龍些。記從來、人生行樂,休更問、日飲亡何。快斟呵。裁詩未穩,得酒良佳。

生查子

昨宵醉里行,山吐三更月。不見可憐人,一夜頭如雪。

今宵醉里歸,明月关山笛。收拾錦囊詩,要寄揚雄宅。

生查子

青山非不佳,未解留儂住。赤腳踏滄浪,為愛清溪故。

朝來山鳥啼,勸上山高處。我意不關渠,自要尋蘭去。

 

生查子

梅子褪花時,直與黃梅接。煙雨幾曾開,一春江里活。

富貴使人忙,也有閑時節。莫作路旁花,長教人看殺。

生查子

一天霜月明,幾處砧聲起。客夢已難成,秋色無邊際。

旦夕是重陽,菊有黃花蕊。只怕又登高,未飲心先醉。

生查子

百花頭上開,冰雪寒中見。霜月定相知,先識春風面。

主人情意深,不管江妃怨。折我最繁枝,還許冰壺荐。

生查子

誰傾滄海珠,簸弄千明月。唤取酒邊來,軟語載春雪。

人間無鳳凰,空費穿云笛。醉倒卻歸來,松菊陶宅。

 

生查子

高人千丈崖,千古儲冰雪。六月火云時,一見森毛髮。

俗人如盗泉,照眼都昏濁。高處挂吾瓢,不飲吾寧渴。

生查子

悠悠萬世功,矻矻當年苦。魚自入深淵,人自居平土。

紅日又西沈,白浪長東去。不是望金山,我自思量禹。

好事近

彩勝鬥華燈,平地東風吹。唤取雪中明月,伴使君行樂。

紅旗鐵馬響春冰,老去此情薄。惟有前村梅在,倩一枝隨著。

好事近

明月到今宵,長是不如人約。想見廣寒宫殿,正云梳風掠。

夜深休更唤笙歌,檐頭雨聲惡。不是小山詞就,这一場寥索。

好事近

春動酒旗風,野店芳醪留客。繫馬水邊幽寺,有梨花如雪。

山僧欲看醉醒,茗?泛香白。微記碧苔歸路,嫋一鞭春色。

好事近

醫者索酬勞,那得許多錢物。只有一個整整,也盒盤盛得。

下官歌舞轉凄惶,剩得幾枝笛。觑著這般火色,告媽媽將息。

好事近

日日過西湖,冷浸一天寒玉。山色雖言如,想時難邈。

前弦後管夾歌鍾,才斷又重續。相次藕花開也,幾蘭舟飛逐。

好事近

和淚唱陽關,依舊字喬聲隱。回首長安何處,怕行人歸晚。

垂楊折盡只啼鴉,把離愁勾引。卻笑遠山無數,被行云低損。

好事近

云氣上林梢,畢竟非空非色。風景不隨人去,到而今留得。

老無情味到篇章,詩債怕人索。卻笑近來林下,有許多詞客。

好事近

花月賞心天,抬舉多情詩客。取次錦袍須頻貰,愛春醅浮雪。

黃鸝何處故飛來,點破野云白。一點暗紅猶在,正不禁風色。

好事近

春意滿西湖,湖上柳黃時節。瀕水霧窗云戶,貯楚宮人物。

一年管領好花枝,東風共披拂。已約醉騎雙鳳,玩三山風月。

 

如夢令

燕子幾曾歸去。只在翠岩深處。重到粱間,誰與舊巢為主。深許。深許。聞道鳳凰來住。

如夢令

韻勝仙風縹緲。的皪嬌波宜笑。串玉一聲歌,佔斷多情風調。清妙。清妙。留住飛云多少。

江城子

留仙初試砑羅裙。小腰身。可憐人。江國幽香,曾向雪中聞。過盡東園桃與李,還見此,一枝春。庾郎襟度最清真。挹芳塵。便情親。南館花深,清夜駐行云。拼卻日高呼不起,燈半滅,酒微醺。

 

江神子

梅梅柳柳斗穠。亂山中。為誰容。試著春衫,依舊怯東風。何處踏青人未去,呼女伴,認驕驄。兒家門戶幾重重。記想逢。橋東。明日重來,風雨暗殘紅。可惜行云春不管,裙带褪,鬢云松。

江神子

梨花著雨晚來晴。月朧明。淚縱横。閣香濃,深鎖鳳簫聲。未必人知春意思,還獨自,遶花行。酒兵昨夜壓愁城。太狂生。轉關情。寫盡胸中,磈磊未全平。卻與平章珠玉階,看醉里,錦囊倾。

江神子

亂云攏攏水潺潺。笑溪山。幾時閑。更覺桃源,人去隔仙凡。萬壑千岩樓外雪,瓊作樹,玉為欄。倦游回首且加餐。短篷寒。圖間。見說嬌颦,擁髻待君看。二月東湖湖上路,官柳嫩,野梅殘。

江神子

簟鋪湘竹帳垂紗。醉眠些。夢天涯。一枕驚回,水底沸鳴蛙。借問喧天成鼓吹,良自苦,為官哪。心空喧静不爭多。病維摩。意云何。掃地燒香,且看散天花。斜日綠陰枝上噪,還又問,是蝉。

江神子

看君人物漢西都。過吾廬。笑談初。便說公卿,元自要通儒。一自梅花開了後,長怕說,赋歸歟。而今别恨滿江湖。怎消除。算何如。杖屦當時,聞早放教疏。今代故交新貴後,渾不寄,數行書。

江神子

暗香横路雪垂垂。晚風吹。曉風吹。花意春,先出歲寒枝。畢竟一年春事了,緣太早,卻成遲。未應全是雪霜姿。欲開時。未開時。粉面朱唇,一半點胭脂。醉里謗花花莫恨,渾冷澹,有誰知。

江神子

玉簫聲遠憶驂鸞。幾悲歡。带羅寬。且對花前,痛飲莫留殘。歸去小窗明月在,云一縷,玉千竿。吴霜應點鬢云斑。綺窗閑。夢連環。說與東風,歸意有無間。芳草姑蘇台下路,和淚看,小屏山。

江神子

一川松竹任横斜。有人家。被云遮。雪後疏梅,時見兩三花。比?桃源溪上路,風景好,不爭多。旗亭有酒徑須,晚寒些。怎禁他。醉里匆匆,歸騎自隨車,白髮蒼顏吾老矣,只此地,是生涯。

江神子

剩云諓日弄陰晴,晚山明,小溪横。枝上綿蠻,休作斷腸聲。但是青山山下路,春到處,總堪行。當年彩筆赋蕪城。憶平生。若為情。試取靈槎,歸路問君平。花底夜深寒色重,須拼卻,玉山傾。

江神子

寶釵飛鳳鬢驚環。望重歡。水云寬。腸斷新來,翠被?香殘。待得來時春盡也,梅著子,成竿。湘筠帘卷淚痕斑。佩聲閑。玉垂環。箇里溫柔,容我老其間。卻笑將軍三羽箭,何日去,定天山。

江神子

兩輪屋角走如梭。太忙些。怎禁他。擬倩何人,天上勸羲娥。何似從容來小住,倾美酒,聽高歌。人生今古不須磨。積教多。似塵沙。未必堅牢,?地事堪嗟。漫道長生學不得,學得後,待如何。

江神子

五云高處望西清。玉階升。棣華榮。筑屋溪頭,樓觀難成。長夜笙歌還起問,誰放月,又西沈。家傳鴻寶舊知名。看長生。奉嚴宸。且把風流,水北耆英。咫尺西風詩酒社,石鼎句,要彌明。

行香子

歸去來兮。行樂休遲。命由天、富貴何時。百年光景,七十者稀。奈一番愁,一番病,一番衰。名利奔馳。寵辱驚疑。舊家時、都有些兒。而今老矣,識破關機。算不如閑,不如醉,不如痴。

行香子

好雨當春,要趁歸耕。況而今、已是清明。小窗坐地,側聲檐聲。恨夜來風,夜來月,夜來云。花絮飄零。鶯燕丁寧。怕妨儂、湖上閑行。天心肯後,費甚心情。放霎時陰,霎時雨,霎時晴。

行香子

少日嘗聞。富不如貧。貴不如、賤者長存。由來至樂,總屬閑人。且飲瓢泉,弄秋水,看停云。歲晚情見。老語彌真。記前時、勸我殷勤。都休殢酒,也莫論文。把相牛經,種魚法,教兒孫。

行香子

白露園蔬。碧水溪魚。笑先生、網釣還鋤。小窗高臥,風展殘書。看北山移,盤谷序,輞川圖。白飯青?。赤腳衣鬚。客來時、酒盡重沽。聽風聽雨,吾愛吾廬。笑本無心,剛自瘦,此君疏。

行香子

云岫如簪。野漲挼藍。向春闌、綠醒紅酣。青裙縞袂,兩兩三三。把麴生禪。玉版句,一時參。拄杖彎環。過眼嵌岩。岸輕鳥、白髮鬖鬖。他年來種,萬桂千杉。聽小綿蠻,新格磔,舊呢喃。

西江月

千丈懇崖削翠,一川落日熔金。白鷗來往本無心。選甚風波一任。别浦魚肥堪膾,前村酒美重斟。千年往事已沈沈。閑管興亡則甚。

 

西江月

宫粉壓涂嬌額,濃七要壓秋花。西真人醉憶仙家。飛佩丹霞羽化。十里芬芳未足,一亭風露先加。杏腮桃臉費鉛華。終慣秋蟾影下。

西江月

人道偏宜歌舞,天教只入丹青。喧天鼓要他聽。把著花枝不?。何九嬌魂瘦影,向來軟語柔情。有時醉里唤卿卿。被傍人笑問。

西江月

秀骨青松不老,新詞玉佩相磨。靈槎准擬泛銀河。剩摘天星幾個。奠枕樓東風月,駐春亭上笙歌。留君一醉意如何。金印明年斗大。

西江月

棟新垂帘幕,華燈未放笙歌。一杯瀲灩泛金波。先向太夫人賀。富貴吾應自有,功名不用渠多。只將綠鬢抵羲娥。金印須教斗大。

西江月

且對東君痛飲,莫教華鬢空催。瓊瑰千字已盈懷。消得津頭一醉。休唱陽關别去,只今鳳詔歸來。五云兩兩望三台。已覺精神聚會。

西江月

風月亭危致爽,管弦聲脆休催。主人只是舊時懷。錦瑟旁邊須醉。玉殿何須濃去,沙堤只要公來。看看紅葯又翻階。趁取西湖春會。

西江月

貪數明朝重九,不知過了中秋。人生有得許多愁。惟有黃花如舊。萬象亭中殢酒,九江閣上扶頭。城鴉唤我醉歸休。細雨斜風時候。

西江月

醉里且貪歡笑,要愁那得工夫。近来始覺古人書。信著全無是處。昨夜松邊醉倒,問松我醉何如。只疑松動要來扶。以手推松曰去。

西江月

一柱中擎遠碧,兩峰旁倚高寒。横陳削就短長山。莫把一分增減。我望云煙目斷,人言風景天慳。被公詩筆盡追還。更上層樓一覽。

西江月

堂上謀臣帷幄,邊頭猛將干戈。天時地利與人和。燕可伐與曰可。此日樓台鼎鼐,他時劍履山河。都人齊和大風歌。管領群臣來賀。

西江月

剩欲讀寫已懶,只因多病長閑。聽風聽雨小窗眠。過了春光太半。往事如尋去鳥,清愁難解連環。流鶯不肯入西園。唤起梁飛燕。

西江月

金粟如來出世,蕊宫仙子乘風。清香一袖意無窮。洗盡塵缘千種。長為西風作主,更居明月光中。十分秋意與玲瓏。拚卻今宵無夢。

西江月

八萬四千偈後,更誰妙語披襟。紉蘭結佩有同心。唤取詩翁来飲。鏤玉裁冰著句,高山流水知音。胸中不受一塵侵。卻怕靈均獨醒。

西江月

粉面都成醉夢,霜髯能幾春秋。來時誦我伴牢愁。一見尊前似舊。詩在陰何側畔,字居羅趙前頭。錦囊來往幾時休。已遣蛾眉等候。

 

西河

西江水。道是西風人淚。無情卻解送行人,月明千里。從今日日倚高樓,傷心煙樹如薺。會君難,别君易。草草不如人意。

十年著破衣茸,種成桃李。問君可是壓承明,東方鼓吹千騎。對梅花、更消一醉。有明年、調鼎風味。老病自憐憔悴。過吾廬、定有幽人相問,歲晚淵明歸來未。

杏花天

病來自是於春懶。但别院、笙歌一片。蛛絲們遍玻璃盞。更問舞裙歌扇。有多少、鶯愁蝶怨,甚夢里、春歸不管。楊花也笑人情淺。故故沾衣撲面。

杏花天

牡丹比得誰顏色。似宮中、太真第一。漁陽鼙鼓邊風急。人在沈香亭北。買栽池館多何益。莫虚把、千金抛擲。若教解語倾人國。一個西施也得。

杏花天

牡丹昨夜方開遍。畢竟是、今年春晚。荼蘼付與薰風管。燕子忙時鶯懶。多病起、日長人倦。不待得、酒闌歌散。副能得見茶甌面。卻早安排腸斷。

沁園春

三徑初成,鶴怨猿惊,稼軒未来。甚云山自許,平生意無,衣冠人笑,抵死塵埃。意倦須還,身閑貴早,豈為蓴羹鱸鱠哉。秋江上,看驚弦雁避,駭浪船回。東岡更葺茅斋。好都把軒窗臨水開。要小舟行釣,先應種柳,疏籬攎竹,莫觀梅。秋菊堪餐,春蘭可佩,留待先生手自栽。沈吟久,怕君恩未許,此意徘徊。

沁園春

有酒忘杯,有筆忘詩,弄溪奈何。看縱横斗轉,龍蛇起陸,崩腾去,雪練傾河。嫋嫋東風,悠悠倒景,摇動云山水又波。還知否,欠菖蒲擷港,綠竹缘坡。長松誰剪嵯峨。笑野老来耘山上禾。算只因魚鳥,天然自樂,非關風月,閑處偏多。芳草春深,佳人日暮,濯髮滄浪獨浩歌。徘徊久,問人間誰似,老子婆娑。

沁園春

我見君來,頓覺吾廬,溪山美哉。悵平生肝膽,都成楚越,只今膠漆,誰是陳雷。搔首踟蹰,愛而不見,要得詩來渴望梅。還失否,快清風入手,日看千回。直須抖擻塵埃。人怪我柴門今始開。向松間乍可,從他喝道,庭中且莫,踏破蒼苔。豈有文章,謾勞車馬,待唤青?白飯来。君非我,任功名意氣,莫恁徘徊。

 

沁園春

老子平生,笑盡人間,兒女怨恩。況白頭能幾,定應獨往,青云得意,見說長存。抖擻衣冠,憐渠無恙,合挂當年神武門。都如夢,算能爭幾許,雞曉鍾昏。此心無有新冤,況抱瓮年來自灌園。但凄涼顧影,頻悲往事,殷懃對佛,欲問前因。卻怕青山,也妨賢路,休斗尊前見在身。山中友,試高吟楚些,重與招魂。

沁園春

佇立瀟湘,黃鵠高飛,望君不來。被東風吹墮,西江對語,急呼斗酒,旋拂征埃。卻怪英姿,有如君者,猶欠封侯萬里哉。空赢得,道江南佳句,只有方回。錦帆舫行斋,悵雪浪黏天江影開。記我行南浦,送君折柳,君逢驛使,為我攀梅。落帽山前,呼鷹台下,人道花須滿縣栽。都休問,看云霄高處,鵬翼徘徊。

沁園春

一水西来,千丈晴虹,十里翠屏。喜草堂經歲,重來杜老,斜川好景,不負淵明。老鶴高飛,一枝投宿,長笑蝸牛戴屋行。平章了,待十分佳處,著箇茅亭。青山意氣嵘。似為我歸來嫵媚生。解頻數花鳥,前歌後舞,更催云水,暮送朝迎。酒聖詩豪,可能無勢,我乃而今駕馭卿。清溪上,被山靈卻笑,白髮歸耕。

沁園春

杯汝來前,老子今朝,點檢形骸。甚長年抱渴,咽如焦釜,于今喜睡,氣似奔雷。汝說劉伶,古今達者,醉後何妨死便埋。渾如此,嘆汝於知己,真少恩哉。更歌舞為媒。算合作平居鳩毒猜。況怨無大小,生於所愛,物無美惡,過則為災。與汝成言,勿留亟退,吾力猶能肆汝杯。杯再拜,道麾之即去,招則須來。

沁園春

杯汝知乎,酒泉罷侯,鴟夷乞骸。更高陽入竭,都称虀臼,杜康初筮,正得云雷。細數從前,不堪餘恨,歲月都將麴埋。君詩好,似提壺卻勸,沽酒何哉。君言病豈無媒。似壁工雕弓蛇暗猜。記醉眠陶令,終全至樂,猶醒屈子,未免沈災。欲聽公言,慚非勇者,司馬家兒解覆杯。還堪笑,借今宵一醉,為故人來。

沁園春

甲子相高,亥首曾疑,絳縣老人。看長身玉立,鶴般風度,方頤須磔,虎樣精神。文爛卿云,詩凌鮑謝,筆勢駸駸更古軍。渾餘事,羡山都夢覺,金闕名存。門前父老忻忻。焕奎閣新褒詔語溫。記他年帷幄,須依日月,只今劍履,快上星辰。人道陰功,天教多壽,看到貂蝉七葉孫。君家里,是幾枝丹桂,幾樹靈桩。

 

沁園春

有美人兮,玉佩瓊琚,吾夢見之。問斜陽猶照,漁樵故里,長橋誰記,今古期思。物化蒼茫,神游彷佛,春與猿吟秋鶴飛。還驚笑,向晴波忽見,千丈虹霓。覺來西望崔嵬,更上有青楓下有溪。待空山自荐,寒泉秋菊,中流卻送,桂棹蘭旗。萬事長嗟,百年雙鬢,吾非斯人誰與歸。闌久,正清愁未了,醉墨休题。

沁園春

我試評君,君定何如,玉川似之。記李花初發,乘云共語,梅花開後,對月相思。白髮重來,橋一望,秋水長天孤騖飛。同吟處,看佩摇明月,衣卷青霓。相君高節崔嵬,是此處耕岩與釣溪。被西風吹盡,村簫社鼓,青山留得,松云旗,吊古秋濃,懷人日暮,一片心從天外歸。新詞好,似凄涼楚些,字字堪题。

沁園春

我醉狂吟,君作新聲,倚歌和之。算芬芳定向,梅間得意,輕清多是,雪里尋思。朱雀橋邊,何人會道,野草斜陽春燕飛。都休問,甚元無霽雨,卻有晴霓。詩壇千丈崔嵬,更有筆如山墨作溪。看君才未數,曹劉辭手,風騷合受,屈宋降旗,誰識相如,平生自許,慷慨須乘駟馬歸。長安路,問垂虹千柱,何處曾题。

阮郎歸

山前風雨欲黃昏。山頭來去雪。鷓鴣聲里數家村。瀟湘逢故人。揮羽扇,整綸巾。少年鞍馬塵。如今憔悴赋招魂。儒冠多誤身。

夜游宮

幾個相知可喜。才廝見、說山說水。顛倒爛熟只這是。怎奈向,一回說,一回美。有個尖新底。說底話、非名即利。說得口乾罪過你。且不罪,俺略起,去洗耳。

 

定風波

山路風來草木香。雨餘涼意到胡床。泉石膏肓吾已甚。多病。堤防風月費篇章。孤負尋常山簡醉,獨自。故應知子草玄忙。湖海早知身汗漫。誰伴。只甘松竹共凄涼。

定風波

金印累累佩陸離。河梁更赋斷腸詩。莫擁旌旗真箇去。何處。玉堂元自要論思。且約風流三學士。同醉。春風看試幾棆旗。從此酒酣明月夜。耳熱。那邊應是說儂時。

定風波

聽我尊前醉後歌。人生亡奈别離何。但使情親千里近。須信。無情對面是山河。寄語石頭城下水。居士。而今渾不怕風波。借使未如鷗鳥慣。相伴。也應覺得老漁蓑。

定風波

仄月高寒水石鄉。倚空青碧對禪床。白髮自憐心似鐵。風月。使君子細與平章。已判生涯筇竹杖。來往。卻慚沙鳥笑人忙。便好剩留黃絹句。誰赋。銀小草晚天涼。

定風波

昨夜山公倒載歸。兒童應笑醉如泥。試與扶頭渾未醒。休問。夢魂猶在葛家溪。千古醉鄉來往路。知處。溫柔東畔白云西。起向綠窗高處看。题遍。劉伶元自有賢妻。

定風波

春到蓬壺特地晴。神仙隊里相公行。翠玉相挨呼小字。須記。笑簪花底是飛瓊。總是傾城來一處。誰妒。誰攜歌舞到園亭。柳妒腰肢花妒艷。聽看。流鶯直是妒歌聲。

定風波

百紫千紅過了春。杜鵑聲苦不堪聞。卻解啼教春小住。風雨。空山招得海棠魂。一似蜀宫當日女。無數。猩猩血染赭羅巾。畢竟花開誰作主。記取。大都花屬惜花人。

定風波

莫望中州嘆黍離。元和聖德要君詩。老去不堪誰似我。歸臥。青山活計費尋思。誰筑詩牆高十丈。直上。看君斬將更搴旗。歌舞正濃還有語。記取。須髯不似少年時。

定風波

野草閑花不當春。杜鵑卻是舊知聞。謾道不如歸去住。梅雨。石榴花又是離魂。前殿群臣深殿女。赭袍一點萬紅巾。莫問興亡今幾主。聽取。花前毛羽已羞人。

 

念奴嬌

兔園舊賞,悵遺、飛鳥千山都絕。縞带銀杯江上路,惟有南枝香别。萬事新奇,青山一夜,對我頭先白。倚岩千樹,玉龍飛上瓊闕。莫惜霧鬢風鬟,試教騎鶴,去約尊前月。自與詩翁磨凍硯,看掃幽蘭新闕。便擬??,人間渾汗,留取層冰潔。此君何事,晚來還易腰折。

念奴嬌

少年握槊,氣陵、酒聖詩豪餘事。縮手旁觀初未識,兩兩三三而已。變化須臾,鷗飛石鏡,鵲抵星橋?。搗殘秋練,玉砧猶想指。堪笑千古爭心,等閑一勝,拼了光陰費。老子忘機渾謾與,瀘鵠飛來天際。武媚宫中,玫娘局上,休把興亡記。布衣百萬,看君一笑沈醉。

念奴嬌

未須草草,赋梅花,多少騷人詞客。總被西湖林處士,不肯分留風月。疏影横斜,暗香浮動,??春消息。尚餘花品,未忝今古人物。看取香月堂前,歲寒相對,楚兩龔之潔。自與詩家成一種,不繫南昌仙籍。怕是當年,香山老子,姓白來江國。謫仙人,字太白,還又名白。

念奴嬌

看公風骨,似長松磊落,多生奇節。世上兒曹都蓄縮,凍芋旁堆秋瓞。結屋溪頭,境隨人勝,不是江山别。紫云如陣,妙歌爭唱新闕。尊酒一笑相逢,與公臭味,菊茂蘭須悦。天上四時調玉燭,萬事宜詢黃髮。看取東歸,同家叔父,手把元龜說。祝公長似,十分今夜明月。

念奴嬌

風狂雨横,是邀勒園林,幾多桃李。待上層樓無氣力,塵滿欄干誰倚。就火添衣,移香傍枕,莫卷朱簾起。元宵過也,春寒猶自如此。為問幾日新晴,鳩鳴屋上,鵲報檐前喜。揩拭老來詩句眼,要看拍堤春水。月下肩,花邊繫馬,此興今休矣。溪南酒賤,光陰只在弹指。

念奴嬌

西真姊妹,料凡心忽起,共辭瑤闕。燕燕鶯鶯相并比,的當兩團兒雪。合韻歌喉,同茵舞袖,舉措??别。江梅影里,迥然雙蕊奇絕。還聽别院笙歌,倉皇走報,笑語渾重。拾翠洲邊攜手處,疑是桃根桃葉。並蒂芳蓮,雙頭紅葯,不意俱攀折。今宵鴛帳,有同對影明月。

念奴嬌

對花何似,似吳宮初教,翠圍紅陣。欲笑還愁羞不語,惟有傾城嬌韻。翠風流,牙簽名字,舊賞那堪省,天香染露,曉來衣潤誰整。最愛弄玉團酥,就中一朵,曾入揚州。華屋金盤人未醒,燕子飛來春盡。最憶當年,沈香亭北,無限春風恨。醉中休問,夜深花睡香冷。

念奴嬌

我來吊古,上危樓、赢得閑愁千斛。虎踞龍蟠何處是,只有興亡滿目。柳外斜陽,水邊歸鳥,隴上吹喬木。片帆西去,一聲誰噴霜竹。憶安石風流,東山歲晚,淚落哀筝曲。兒輩功名都付與,長日惟消棋局,寶鏡難尋,碧云將暮,誰勸杯中綠。江頭風怒,朝來波浪翻屋。

念奴嬌

野棠花落,又匆匆、過了清明時節。刬地東風欺客夢,一夜云屏寒怯。曲岸持觴,垂楊繫馬,此地曾輕别。樓空人去,舊游飛燕能說。聞道綺陌東頭,行人長見,簾底月。舊恨春江流未斷,新恨云山千。料得明朝,尊前重見,鏡里花難折。也應驚問,近來多少華髮。

念奴嬌

晚風吹雨,戰新荷、聲亂明珠蒼璧。誰把香?收寶鏡,云錦紅涵湖碧。飛鳥翻空,游魚吹浪,慣趁笙歌席。坐中豪氣,看公一飲千石。遥想處士風流,鶴隨人去,老作飛仙伯。茅舍疏籬今在否,松竹已非疇昔。欲說當年,望湖樓下,水與云寬窄。醉中休問,斷腸桃葉消息。

念奴嬌

倘来軒冕,問還是、今古人間何物。舊日重城愁萬里,風月而今堅壁。葯籠功名,酒壚身世,可惜蒙頭雪。浩歌一曲,坐中人物之杰。堪嘆黃菊凋零,孤標應也有,梅花爭發。醉里重揩西望眼,惟有孤鴻明滅。世事從教,浮云來去,枉了沖冠髮。故人何在,長歌應伴残月。

念奴嬌

道人元是,道家風、来作煙霞中物。翠幰裁犀遮不定,紅透玲瓏油壁。借得春工,惹將秋露,薰做江梅雪。我評花譜,便應推此為杰。憔悴何處芳枝,十郎手種,看明年花發。坐對虚空香色界,不怕西風起滅。别駕風流,多情更要,簪滿姮娥髮。等閑折盡,玉斧重倩修月。

念奴嬌

江南盡處,堕玉京仙子,絕塵英秀。彩筆風流,偏解寫、姑射冰姿清瘦。笑殺春工,細窺天巧,妙绝應難有。丹青圖,一時都愧凡陋。還似籬落孤山,嫩寒清曉,祗欠香沾袖。淡佇輕盈,誰付與、弄粉調朱手。疑是花神,?來人世,佔得佳名久。松篁佳韻,倩君添做三友。

念奴嬌

疏疏淡淡,問阿誰、堪比天真顏色。笑殺東君虚佔斷,多少朱朱白白。雪里溫柔,水邊明秀,不借春工力。骨清春嫩,迥然天與奇絕。嘗記寶?寒輕,瑣窗人睡起,玉輕摘。漂泊天涯空瘦損,猶有當年標格。萬里風煙,一溪霜月,未怕欺他得。不如歸去,閬苑有個人憶。

念奴嬌

為沽美酒,過溪來、誰道幽人難致。更覺元龍樓百尺,湖海平生豪氣。自嘆年来,看花索句,老不如人意。東風歸路,一川松竹如醉。怎得身似莊周,夢中蝴蝶,花底人間世。記取江頭三月暮,風雨不為春計。萬斛愁來,金貂頭上,不抵銀瓶貴。無多笑我,此篇聊當賓戰。

念奴嬌

龍山何處,記當年高會,重陽佳節。誰與老兵供一笑,落帽參軍華髮。莫倚忘懷,西風也會,點檢尊前客。凄涼今古,眼中三兩飛蝶。須信采菊東籬,高情千載,只有陶彭澤。愛說琴中如得趣,弦上何勞聲切。試把空杯,翁還肯道,何必杯中物。臨風一笑,請翁同醉今夕。

念奴嬌

君詩好處,似鄒鲁儒家,還有奇節。下筆如神強麒韻,遺恨都無毫燮。炙手炎來,掉頭冷去,無限長安客。丁寧黃菊,未消勾引蜂蝶。天上絳闕清都,聽君歸去,我自?山澤。人道君才剛百鏈,美玉都成泥切。我愛風流,醉中顛倒,丘壑胸中物。一杯相屬,莫孤風月今夕。

念奴嬌

洞庭春晚,舊傳恐是,人間尤物。收拾瑤池傾國艷,來向朱欄一壁。透戶龍香,隔簾鶯語,料得肌如雪。月妖真態,是誰教避人傑。酒罷歸對寒窗,相留昨夜,應是梅花發。赋了高唐猶想像,不管孤燈明滅。半面難期,多情易感,愁點星星髮。繞梁聲在,為伊忘味三月。

念奴嬌

是誰調攎,歲寒枝、都把蒼苔封了。茅舍疏籬江上路,清夜月高山小。摸索應知,曹劉沈謝,何況霜天曉。芬芳一世,料君長被花惱。惆悵立馬行人,一枝最愛,竹外横斜好。我向東鄰曾醉里,唤起詩家二老。拄杖而今,婆娑雪里,又識商山皓。請君置酒,看渠與我傾倒。

念奴嬌

論心論相,便擇術滿眼,紛紛何物。踏碎鐵鞋三百緉,不在危峰絕壁。龍友相逢,洼樽緩舉,議論敲冰雪。何妨人道,聖時同見三傑。自是不日同舟,平戎破虜,豈由言輕發。任使窮通相鼓弄,恐是真?難滅。寄食王孫,喪家公子,誰握周公髮。冰?皎皎,照人不下霜月。

念奴嬌

妙齡秀髮,湛靈台一點,天然奇絕。萬壑千岩歸健筆,掃盡平山風月。雪里疏梅,霜頭寒菊,迥與餘花别。識人青眼,慨然憐我疏拙。遐想後日蛾眉,兩山横黛,談笑風生頰。握手論文情極處,冰玉一時清潔。掃斷塵勞,招呼蕭散,滿酌金蕉葉。醉鄉深處,不知天地空闊。

 

東坡引

玉彈舊怨。還敲屏面。清歌目送西風雁。雁行吹字斷。雁行吹字斷。夜深拜月,鎖窗西畔。但桂影、空階滿。翠幃自掩無人見。羅衣寬一半。羅衣寬一半。

東坡引

君如梁上燕。妾如手中扇。團團青影雙雙伴。秋来腸欲斷。秋來腸欲斷。黃昏淚眼。青山隔岸。但咫尺、如天遠。病來只謝傍人勸。龍華三會願。龍華三會願。

 

武陵春

桃李風前多嫵媚,楊柳更柔。唤取笙歌爛熳游。且莫管閑愁。好趁春晴連夜賞,雨便一春休。草草杯盤不要收。才曉便扶頭。

武陵春

走去走來三百里,五日以為期。六日歸時已是疑。應是望多時。鞭個馬兒歸去也,心急馬行遲。不免相煩喜鵲兒。先報那人知。

河瀆神

芳草綠萋萋。斷腸絕浦相思。山頭人望翠云旗。蕙香佳酒君歸。惆悵檐雙燕舞。東風吹散靈雨。香火冷殘簫鼓。斜陽門外今古。

金菊對芙蓉

遠水生光,遥山聳翠,霽深鎖梧桐。正零瀼玉露,淡蕩金風。東籬菊有黃花吐,對映水、幾簇芙蓉。重陽佳致,可堪此景,酒釅花濃。追念景物無窮。嘆少年胸襟,忒煞英雄。把黃英紅萼,甚物堪同。除非腰佩黃金印,座中擁、紅粉嬌容。此時方稱情懷,盡拚一飲千盅。

雨中花慢

舊雨常来,今?不來,佳人偃蹇誰留。幸山中芋栗,今歲全收。貧賤交情落落,古今吾道悠悠。怪新來卻見,文反離騷,詩?秦州。功名只道,無之不樂,那知有更堪憂。怎奈向、兒曹抵死,唤不回頭。石臥山前認虎,蟻喧床下聞牛。為誰西望,欄一餉,卻下層樓。

雨中花慢

馬上三年,醉帽吟鞭,錦囊詩卷長留。悵溪山舊管,風月新收。明便關河杳杳,去應日月悠悠。笑千篇索偕,未抵蒲萄,五斗涼州。停云老子,有酒盈尊,琴書端可消憂。渾未辦、傾身一飽,淅米矛頭。心似傷弓塞雁,身如喘月吳牛。晚天涼也,月明誰伴,吹笛南樓。

南鄉子

敧枕橹聲邊,貪聽咿啞聒醉眠。變作笙歌花底去,依然。翠袖盈盈在眼前。别後兩眉尖。欲說還休夢已闌。只記埋冤前夜月,相看。不管人愁獨自圓。

南鄉子

好個主人家。問因由便去嗏。病得那人妝晃了,巴巴。繫上裙兒穩也哪。别淚没些些。海誓山盟總是賒。今日新歡須記取,孩兒,更過十年也似他。

南鄉子

無處著春光。天上飛來詔十行。父老歡呼童?舞,前江。千載周家孝義鄉。草木盡芬芳,更覺溪頭水也香。我道烏頭門側畔,諸郎。准備他年畫錦堂。

南鄉子

日日老莱衣。更解風流蠟鳳嬉。膝上放教文度去,須知。要使人看玉樹枝。剩記乃翁詩,綠水紅蓮覓舊题。歸騎春衫花滿路,相期。來歲流觴曲水時。

南鄉子

隔戶語春鶯。才挂簾兒斂袂行。漸見凌波羅?步,盈盈。隨笑隨颦百媚生。著意聽新聲。盡是司空自教成。今夜酒腸還道窄,多情。莫放籠紗蠟炬明。

南歌子

萬萬千千恨,前前後後山。傍人道我轎兒寬。不道被他遮得、望伊難。今夜江頭樹,船兒繫那邊。知他熱後甚時眠。萬萬不成眠後、有誰扇。

南歌子

玄入同契,禪依不二門。静看斜日隙中塵。始覺人間何處、不紛紛。病笑春先老,閑憐懶是真。百般啼鳥苦撩人,除卻提壺此外、不堪聞。

南歌子

散髮披襟處,浮瓜沈李杯。涓涓流水細侵階。鑿個池兒,唤個月兒來。棟頻摇動,紅葵盡倒同開。斗匀紅粉照香腮。有個人人,把做鏡兒猜。

南歌子

世事從頭減,秋懷徹底清。夜深猶道枕邊聲。試問清溪底事、不能平。月到愁邊白,雞先遠處鳴。是中無有利和名。因甚山前未曉、有人行。

品令

更休說。便是箇、住世觀音菩薩。甚今年、容貌八十忘,見底道、才十八。莫獻壽星香燭。莫祝靈龜椿鶴。只消得、把筆輕輕去,十字上、添一撇。

品令

迢迢征路。又小舸、金陵去。西風黃葉,淡煙衰草,平沙將暮。回首高城,一步遠如一步。江邊朱戶。忍追憶、分攜處。今宵山館,怎生禁得,許多愁緒。辛苦羅巾,搵取幾行淚雨。

昭君怨

長記瀟湘秋晚。歌舞橘洲人散。走馬月明中,折芙蓉。

今日西山南浦。棟珠簾云雨,風景不爭多,奈愁何。

昭君怨

人面不如花面。花到開時重見。獨倚小闌干,許多山。

落葉西風時候。人共青山都瘦。說道夢陽台,幾曾來。

昭君怨

夜雨剪残春韭。明日重斟别酒。君去問曹瞒,好公安。

試看如今白髮。卻為中年離别。風雨正崔嵬,早歸來。

柳梢青

姚魏名流。年年攬斷,雨恨風愁。解釋春光,剩須破費,酒令詩籌。玉肌紅粉溫柔。更染盡、天香未休。今夜簪花,他年第一,玉殿東頭。

柳梢青

莫鏈丹難。黃河可塞,金可成難。休辟谷難。吸風飲露,長忍飢難。勸君莫遠游難。何處有、西王母難。休采葯難。人沈下土,我上天難。

柳梢青

白鳥相迎,相憐相笑,滿面塵埃。華髮蒼顏,去時曾勸,聞早歸來。而今豈是高懷。為千里、蓴羹計哉。好把移文,從今日日,讀取千回。

洞仙歌

江頭父老,說新来朝野。都道今年太平也。見朱顏綠鬚,玉带金魚,相公是,舊日中朝司馬。遥知宣勸處,東閣華燈,别賜仙韶接元夜。問天上、幾多春,只似人間,但長見、精神如。好都取、山河獻君王,看父子貂蝉,玉京迎駕。

洞仙歌

婆娑欲舞,怪青山歡喜。分得清溪半篙水。記平沙鷗鷺,落日漁樵,湘江上,風景依然如此。東籬多種菊,待學淵明,酒興詩情不相似。十里漲春波,一棹歸來,只做個、五湖范蠡。是則是、一般弄扁舟,爭知道、他家有個西子。

洞仙歌

冰姿玉骨,自是清涼口。此度濃妝為誰改。向竹籬茅舍,幾誤佳期,招伊怪,滿臉顏紅微带。壽陽妝監里,應是承恩,手重匀異香在。怕等閑、春未到,雪里先開,風流口、說與群芳不解。更總做、北人未識伊,據品調,難作杏花看待。

洞仙歌

飛流萬壑,共千岩爭秀。孤負平生弄泉手。嘆輕衫短帽,幾許塵,還自喜,濯髮滄浪依舊。人生行樂耳,身後虚名,何似生前一杯酒。便此地,結吾廬,待學淵明,更手種、門前五柳。且歸去、父老約重來,問如此青山,定重來否。

洞仙歌

舊交貪賤,太半成新貴。冠門前幾行李。看匆匆西笑,爭出山來,誰問,小草何如遠志。悠悠今古事。得喪乘除,暮四朝三又何異。任掀天勛業,冠古文章,有幾個、笙歌晚歲。況滿屋貂蝉未為榮,記裂土分茅,是公家世。

洞仙歌

松關桂嶺,望青無路。費盡銀榜佳處。悵空山歲晚,窈窕誰來,須著我,醉臥石樓風雨。仙人瓊海上,握手當年,笑許君攜半山去。劖嶂,卷飛泉,洞府凄涼,又卻怪、先生多取。怕夜半、羅浮有時還,好長把云煙,再三遮住。

洞仙歌

賢愚相去,算其間能幾。差以毫厘繆千里。細思量義利,舜跖之分,孳孳者,等是雞鳴而起。味甘終易壞,歲晚還知,君子之交淡如水。一餉聚飛蚊,其如雷,深自覺、昨非今是。羡安樂窩中泰和湯,更劇飲,無過半醺而已。

哨遍

蝸角斗爭,左触古蠻,一戰連千里。君試思、方寸此心微。總虚空、並包無際。喻此理。何言泰山毫末,從來天地一稊米。嗟大少相形,鳩鵬自樂,之二虫又何知。記跖行仁義孔丘非。更殤樂長年老彭悲。火鼠同寒,冰蚕語熱,定誰同異。

噫。貴賤隨時。連城才换一羊皮。誰與齊萬物,莊周吾夢見之。正商略遺篇,翩然顧笑,空堂夢覺题秋水。有客問洪河,百川灌雨,涇流不辨涯涘,於是焉河伯欣然喜。以天下之美盡在己。渺滄溟望洋東視。逡巡向若驚嘆,謂我非逢子。大方達觀之家,未免長見,猶然笑耳。北堂之水幾何其,但清溪一曲而已。

哨遍

池上主人,人適忘魚,魚適還忘水。洋洋乎,翠藻青萍里。想魚兮、無便於此。嘗試试思,莊周正談兩事。一明豕虱一羊蟻。說蟻慕於膻,於蟻棄知,又說於羊棄意。甚虱焚於豕獨忘之。卻驟說於魚為得計。千古遺文,我不知言,以我非子。

噫。子固非魚,魚之為計子焉知。河水深且廣,風濤萬頃堪依。有網罟如云,鵜鶦成陣,過而留泣計應非。其外海茫茫,下有龍伯,飢時一啖千里。更任公五十犗為餌。使海上人人厭腥味。似鯤鵬、變化能幾。朿游入海,此計直以命為嬉。古來謬算狂圖,五鼎烹死,指為平地。嗟魚欲事遠游時。請三思而行可矣。

哨遍

一壑自專,五柳笑人,晚乃歸田里。問誰知、幾者動之微。望飛鴻、冥冥天際。論妙理。濁醪正堪長醉。從今自酿躬耕米。嗟美惡難齊,盈虚如代,天耶何必人知。試回頭五十九年非。似夢里歡娛覺來悲。夔乃憐蚿,谷亦亡羊,算来何異。

嘻。物諱窮時。丰狐文豹罪因皮。富貴非吾愿,皇皇乎欲何之。下萬籟都沈,月明中夜,心彌萬里清如水。卻自覺神游,歸來坐對,依稀淮岸江涘。看一時魚鳥忘情喜。會我已忘機更忘己。又何曾物我相視。非會濠梁遺意,要是吾非子。但教河泊、休慚海若,大小均為水耳。世間喜愠更何其。笑先生三仕三已。

唐多令

淑景斗清明。和風拂面輕。小杯盤、同集郊。著件簥兒不肯上,須索要、大家行。行步漸輕盈。行行笑語頻。鳳鞋兒、微褪些根。忽地倚人陪笑道,真個是、腳兒疼。

唐河傳

春水。千里。孤舟浪起。夢攜西子。覺來村巷夕陽斜。幾家。短紅杏花。晚云做造些兒雨。折花去。岸上誰家女。太狂顛。那岸邊。柳綿。被風吹上天。

浪淘沙

金玉舊情懷。風月追陪。扁舟千里興佳哉。不似子猷行半路,卻棹船回。来歲菊花開。記我清杯。西風雁過瑱山台。把似倩他書不到,好與同來。

浪淘沙

不肯過江東。玉帳匆匆。至今草木憶英雄。唱著虞兮當日曲,便舞春風。兒女此情同。往事朦朧。湘娥竹上淚痕濃。舜重瞳堪痛恨,羽又重瞳。

烏夜啼

江頭醉倒山公。月明中。記得昨宵歸路、笑兒童。

溪欲轉。山已斷。兩三松。一段可憐風月、欠詩翁。

烏夜啼

晚花露葉風條。燕飛高。行過長廊西畔、小紅橋。

歌再起,人再舞。酒才消。更把一杯重勸、摘櫻桃。

烏夜啼

江頭三月清明,柳風輕。巴峡誰知還是、洛陽城。

春寂寂,嬌滴滴。笑盈盈。一段烏絲蘭上、記多情。

烏夜啼

人言我不如公。酒頻中。更把平生湖海、問兒童。

千尺蔓。云葉亂。繫長松。卻笑一身纏繞、似衰翁。

破陣子

少日春風滿眼,而今秋葉辭柯。便好消磨心下事,莫憶尋常醉後歌。可憐白髮多。明日扶頭顛倒,倩誰伴舞婆娑。我定思君拚瘦損,君不思兮可奈何。天寒將息呵。

破陣子

擲地劉郎玉斗,挂帆西子扁舟。千古風流今在此,萬里功名莫放休。君王三百州。燕雀豈知鴻鵠,貂蟬元出兜鍪。卻笑瀘溪如斗大,肯把牛刀試手不。壽君雙玉甌。

破陣子

菩薩叢中惠眼,碩人詩里娥眉。天上人間真福相,就描成好靨兒。行時嬌更遲。勸酒偏他最劣,笑時猶有些痴。更著十年君看取,兩國夫人更是誰。殷勤秋水詞。

破陣子

宿麥畦中雉鷕,柔桑陌上蚕生。騎火須防花月暗,玉唾長攜彩筆行。隔牆人笑聲。莫說弓刀事業,依然詩酒功名。千載圖中今古事,萬石溪頭長短亭。小塘風浪平。

破陣子

醉里挑燈看劍,夢回吹角連營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聲。沙場秋點兵。馬作的盧飛快,弓如霹靂弦驚。了卻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後名。可憐白髮生。

祝英台近

水縱横,山遠近。拄杖占千頃。老眼羞將,水底看山影。試教水動山摇,吾生堪笑,似此個、青山無定。一瓢飲。人問翁愛飛泉,来甌個中静。遶屋聲喧,怎做静中境。我眠君且歸休,維摩方丈,待天女、散花時問。

祝英台近

綠楊堤,青草渡。花片水流去。百舌聲中,唤起海棠睡。斷腸幾點愁紅,啼痕猶在,多應怨、夜來風雨。别情苦。馬蹄踏遍長亭,歸期又成誤。帘卷青楼,回首在何處。梁燕子雙雙,能言能語。不解說、相思一句。

粉蝶兒

昨日春如,十三女兒學。一枝枝、不教花瘦。甚無情,便下得,雨僝風僽。向園林、鋪作地衣紅縐。而今春似,輕薄蕩子難久。記前時、送春歸後。把春波,都酿作,一江春酎。約清愁、楊柳岸邊相候。

 

酒泉子

流水無情,潮到空城頭盡白,離歌一曲怨殘陽。斷人腸。

東風官柳舞雕。三十六宫花濺淚,春聲何處說興亡,燕雙雙。

婆羅門引

落花時節,杜鵑聲里送君歸。未消文字湘累,只怕蛟龍云雨,後會渺難期。更何人念我,老大傷悲。已而已而。算此意、只君知。記取岐亭買酒,云洞题詩。爭如不見,才相見、便有别離時。千里月、兩地相思。

 

婆羅門引

龍泉佳處,種花滿縣卻東歸。腰間玉若金累。須信功名富貴,長與少年期。悵高山流水,古调今悲。臥龍暫而。算天上、有人知。最好五十學易,三百篇詩。男兒事業,看一日、須有致君時。端的了、休更尋思。

婆羅門引

不堪鶗鴃,早教百草放春歸。江頭愁殺吾累。卻覺君侯雅句,千載共心期。便留春甚樂,樂了須悲。瓊而素而。被花惱、只鶯知。正要千盅角酒,五字裁詩。江東日暮,道斧、人去未多時。還又要,玉殿論思。

婆羅門引

綠陽啼鳥,陽關未徹早催歸。歌珠凄斷累累。回首海山何處,千里共襟期。嘆高山流水,弦斷堪悲。中心悵而。似風雨、落花知。更擬停云君去,細?陶詩。見君何日,待瓊林、宴罷醉歸時。人爭看、寶馬來思。

婆羅門引

落星萬點,一天寶焰下層霄。人間作仙鳌。最爱金蓮側畔,紅粉袅花梢。更鳴鼍擊鼓,噴玉吹簫。曲江橋。記花月、可憐宵。想見閑愁未了,宿酒才消。東風摇蕩,似楊柳、十五女兒腰。人共柳、那個無聊。

御街行

山城甲子冥冥雨。門外青泥路。杜鵑只是等閑啼,莫被他催歸去。垂楊不語,行人去後,也會風前絮。情知夢里尋鵷鷺。玉殿追班處。怕君不飲太愁生,不是苦留君住。白頭自笑,年年送客,自唤春江渡。

御街行

闌干四面山無數。供望眼、朝與暮。好風催雨過山來,吹盡一簾煩暑。紗如雾,簟信如水,别有生涼處。冰肌不受鉛華污。更旎旎、真香聚。臨風一曲最妖嬌,唱得行人且住。藕花都放,木犀開後,待與乘鸞去。

惜分飛

翡翠樓前芳草路。寶馬墜鞭曾駐。最是周郎顧。尊前幾度歌聲言。望斷碧云空日暮。流水桃源何處。聞道春歸去。更無人管飄紅雨。

惜奴嬌

風骨蕭然,稱獨立、群仙首。春江雪、一枝梅秀。小樣香檀,映朗玉、手。未久。轉新聲、冷冷山溜。曲里傳情,更濃似、尊中酒。信傾、相逢如舊。别後相思,記敏政堂前柳。知否。又拼了、一場消瘦。

清平樂

柳邊飛鞚。露濕征衣重,宿鷺驚窺沙影動。應有魚蝦入夢。

一川淡月疏星。浣沙人影娉婷。笑背行人歸去,門前稚子啼聲。

清平樂

此身長健。還卻功名愿。枉讀平生三萬卷。滿酌金杯聽勸。

男兒玉带金魚。能消幾許詩書。料得今宵醉也,兩行紅袖爭扶。

清平樂

少年痛飲。憶向吳江醒。明月團圓高樹影。十里蔷薇水泠。

大都一點宮黃。人間真恁芳芬。怕是九天風露,染教世界都香。

清平樂

云煙草樹。山北山南雨。溪上行人相背去。惟有啼鴉一處。

門前萬斛春寒。梅花可?摧残。使我長忘酒易,要君不作詩難。

清平樂

溪回沙淺。紅杏都開遍。鸂鶒不知春水暖。猶榜垂楊春岸。

片帆千里輕船。行人想見敧眠。誰似先生高舉,一行白鷺青天。

 

清平樂

斷崖修竹。竹里藏冰玉。路繞清溪三百曲。香滿黃昏雪屋。

行人繫馬疏籬。折殘猶有高枝。留得東風數點,只緣嬌嬾春遲。

清平樂

遶床飢鼠。蝙蝠翻燈舞。屋上松風吹急雨。破纸窗間自語。

平生塞北江南。歸來華髮蒼顏。布被秋宵夢覺,眼前萬里江山。

 

清平樂

詩書萬卷。合上明光殿。案上文書看未遍。眉里陰功早見。

十分竹瘦松堅。看君自是長年。若解尊前痛飲,精神便是神仙。

清平樂

清溪奔快。不管青山。千里盤盤平世界。更著溪山襟带。

古今陵谷茫茫。市朝往往耕桑。此地居然形勝,似曾小小興亡。

清平樂

東園向曉。陣陣西風好。唤起仙人金小小。翠羽玲瓏裝了。

一枝枕畔開時。羅幃翠幕低垂。恁地十分遮,打窗早有蜂兒。

清平樂

春宵睡重。夢里還相送。枕畔起尋雙玉鳳。半日才知是夢。

一從賣翠人還。又無音信經年。卻把淚來做水,流也流到伊邊。

清平樂

清詞索笑。莫厭銀杯小。應是天孫新與巧。剪恨裁愁句好。

有人夢斷關河。小窗日飲亡何。想見重帘不卷,淚痕滴盡湘娥。

清平樂

靈皇醮罷。福祿都來也。試引鵷鶵花樹下。斷了驚驚怕怕。

從今日日聰明。更宜潭妹嵩兄。看取辛家鐵柱,無災無難公卿。

清平樂

月明秋僥。翠團團好。碎剪黃金教恁小。都著葉兒遮了。

折來休似年時。小窗能有高低。無頓許多香處,只消三兩枝兒。

眼兒媚

煙花叢里不宜他。絕似好人家。淡妝嬌面,輕注朱唇,一朵梅花。相逢比著年時節,顧意又爭些。來朝去也,莫因别個,忘了人咱。

 

摸魚兒

望飛來、半空鷗鷺。須臾動地鼙鼓。截江組練驅山去,鏖戰未收貔虎。朝又暮。消慣得、吳兒不怕蛟龍怒。風波平步。看紅旆驚飛,跳魚直上,蹙踏浪花舞。誰問,萬里長鯨吞吐,人間兒戲千弩。滔天力倦知何事,白馬素車東去。堪恨處。人道是、子胥冤憤變 千古。功名自誤。謾教得陶朱,五湖西子,一舸弄煙雨。

最高樓

長安道,投老倦游歸。七十古来稀。藕花雨濕前湖夜,桂枝風澹小山時。怎消除,須殢酒,更吟詩。也莫向、竹邊孤負雪。也莫向、柳邊孤負月。閑過了,總成痴。種花事業無人問,對花情味只天知。笑山中,云出早,鳥歸遲。

最高樓

相思苦,君與我同心。魚没雁沈沈。是夢他松後追軒冕,是化為鶴後去山林。對西風,直悵望,到如今。待不飲、奈何君有恨。待痛飲、奈何吾有病。君起舞,試重斟。蒼梧云外湘妃淚,鼻亭山下鷓鴣吟。早歸來,流水外,有知音。

最高樓

花知否,花一似何郎。又似沈東陽。瘦棱棱地天然白,冷清清地許多香。笑東君,還又向,北枝忙。著一陣、霎時間底雪。更一箇、缺些兒底月。山下路,水邊。風流怕有人知處,影兒守定竹旁。且饒他,桃李趁,少年場。

最高樓

西園買,誰載萬金歸。多病勝游稀。風斜燭天香夜,涼生翠酒酣時。待重尋,居士譜,謫仙詩。看黃底、御袍元自貴。看紅底、狀元新得意。如斗大,只花痴。漢妃翠被嬌無奈,吴娃粉陣恨誰知。但紛紛,蜂蝶亂,送春遲。

最高樓

吾衰矣,須富貴何時。富貴是危機。暫忘設醴抽身去,未曾得米棄官歸。穆先生,陶縣令,是吾師。待葺個,園兒名佚老。更作箇、亭兒名亦好,閑飲酒,醉吟詩,千年田换八百主,一人口插幾張匙。休休休,更說甚,是和非。

最高樓

花好處,不趁綠衣郎。縞袂立斜陽。面皮兒上因誰白,骨頭兒里幾多香。盡饒他,心似鐵,也須忙。甚唤得、雪来白倒雪。更唤得、月來香殺月。誰立馬,更窺。將軍止渴山南畔,相公調鼎殿東。忒高才,經濟地,戰爭場。

最高樓

金閨老,眉壽正如川。七十且華筵。樂天詩句香山里,杜陵酒債曲江邊。問何如,歌窈窕,舞嬋娟。更十歲,太公方出將。又十歲、武公才入相。留盛事,看明年。直須腰下添金印,莫教頭上欠貂蝉。向人間,長富貴,地行仙。

最高樓

君聽取,尺布尚堪縫。斗粟也堪舂。人間朋友猶能合,古來兄弟不相容。棣華詩,悲二叔,吊周公。長嘆息、脊令原上急。重嘆息、豆萁煎正泣。形則異,氣應同。周家五世將軍後,前江千載義居風。看明朝,丹鳳詔,紫泥封。

喜鶯

暑風涼月。愛亭亭無數,綠衣持篩。掩冉如羞,參差似妒,擁出芙渠花發。步衬潘娘堪恨,貌比六郎誰潔。添白鷺,晚晴時,公子佳人並列。休說。搴木末。當日靈均,恨與君王别。心阻媒勞,交疏怨極,恩不甚兮輕絕。千古離騷文字,芳至今猶未歇。都休問,但千杯快飲,露荷翻葉。

朝中措

綠萍池沼絮飛忙。花入蜜脾香。長怪春歸何處,誰知箇里迷藏。殘云剩雨,些兒意思,直恁思量。不是鶯聲驚覺,夢中啼損紅妝。

朝中措

年年金蕊艷西風。人與菊花同。霜鬢經春重綠,仙姿不飲長紅。焚香度日盡從容。笑語調兒童。一歲一杯為壽,從今更數千鍾。

朝中措

年年團扇怨秋風。愁絕寶杯空。山下臥龍丰度,台前戲馬英雄。而今休矣,花殘人似,人老花同。莫怪東籬韻減,只今丹桂香濃。

朝中措

年年黃菊灩秋風。更有拒霜紅。黃似舊時宮額,紅如此日芳容。青青未老,尊前要看,兒輩平戎。試酿西江為壽,八江綠水無窮。

朝中措

籃舆嫋嫋破重岡。玉笛兩紅妝。這里都愁酒盡,那邊正和詩忙。為誰醉倒,為誰掃去,都莫思量。白水東邊籬落,斜陽欲下牛羊。

朝中措

夜深殘月過山房。睡覺北窗涼。起遶中庭獨步,一天星斗文章。朝来客話,山林鍾鼎,那處難忘。君向沙頭細問,白鷗知我行藏。

 

減字木蘭花

盈盈淚眼。往日青楼天樣遠。秋月春花。輸與尋常姊妹家。

水村山驛。日暮行云無氣力。錦字偷裁。立盡西風雁不來。

減字木蘭花

僧窗夜雨,茶鼎熏爐宜小住。卻恨春風。勾引詩來惱殺翁。

狂歌未可。且把一尊料理我。我到亡何,卻聽儂家陌上歌。

減字木蘭花

昨朝官告,一百五年村父老。更莫驚疑。剛道人生七十稀。

使君喜見。恰限華堂開壽宴。問壽如何,百代兒孫擁太婆。

菩薩蠻

稼軒日向兒童說。带湖買得新風月。頭白早歸來。種花花已開。功名渾是錯。更莫思量著。見說小樓東。好山千萬重。

菩薩蠻

淡黃弓樣鞋兒小。腰肢只怕風吹倒。驀地管弦催。一團红雪飛。曲終嬌欲訴。定憶梨園譜。指日按新聲。主人朝玉京。

 

菩薩蠻

旌旗依舊長亭路。尊前試點鶯花數。何處捧心颦。人間别樣春。功名君自許。少日聞雞舞。詩句到梅花。春風十萬家。

菩薩蠻

江摇病眼昏如雾。送愁直到津頭路。歸念樂天詩。人生足别離。云屏深夜語。夢到君知否。玉?莫偷垂。斷腸天不知。

菩薩蠻

與君欲赴西樓約。西樓風急征衫薄。且莫上蘭舟。怕人清淚流。臨風横玉管。?散江天滿。一夜旅中愁。蛩吟不忍休。

菩薩蠻

無情最是江頭柳。長條折盡還依舊。木葉下平湖。雁來書有無。雁無書尚可。妙語誰和。風雨斷腸時。小山生桂枝。

 

菩薩蠻

春浮乳酪玻璃?。年年醉里嘗新慣。何物比春風。歌唇一點紅。江湖清夢斷。翠籠明光殿。萬顆寫輕匀。低頭愧野人。

菩薩蠻

錦書誰寄相思语。天邊數遍飛鴻數。一夜夢千回。梅花入夢来。漲痕紛樹發。霜落沙洲白。心事莫驚鷗。人間千萬愁。

菩薩蠻

阮琴斜挂香羅緩。玉初試琵琶手。桐葉雨聲乾。真珠落玉盤。朱弦調未慣。笑倩春風伴。莫作别離聲。且聽雙鳳鳴。

菩薩蠻

樓影蘸清溪水。歌聲響徹行云里。帘幕燕雙雙。綠楊低映窗。曲中特地誤。要試周郎顧。醉里客魂消。春風大小喬。

菩薩蠻

萬金不换囊中術。上醫元自能醫國。軟語到更闌。綈袍范叔寒。江頭楊柳路。馬踏春風去。快趁兩三杯。河豚欲上来。

菩薩蠻

看燈元是菩提葉。依然會說菩提法。法似一燈明。須叟千萬燈。燈邊花更滿。誰把空花散。說與病維摩。而今天女歌。

菩薩蠻

游人佔卻岩中屋。白云只向檐頭宿。誰解探玲瓏。青山十里空。松篁通一徑。噤?山花冷。今古幾千年。西鄉小有天。

菩薩蠻

葛巾自向滄浪濯。朝來漉酒那堪著。高樹莫鳴蟬。晚涼秋水眠。竹床能幾尺。上有華胥國。山上咽飛泉,夢中琴斷弦。

菩薩蠻

西風都是行人恨。馬頭漸喜歸期近。試上小紅樓。飛鴻字字愁。闌干閑倚處。一带山無數。不似遠山横。秋波相共明。

菩薩蠻

功名飽聽兒童说。看公兩眼明如月。萬里勒燕然。老人書一編。玉階方寸地。好趁風云會。他日赤松游。依然萬戶侯。

菩薩蠻

送君直上金鑾殿。情知不久須相見。一日甚三秋。愁來不自由。九重天一笑。定是留中了。白髮少經過。此時愁奈何。

菩薩蠻

人間忘月堂堂去。勸君快上青云路。聖處一燈傳。工夫螢雪邊。麴生風味惡。辜負西窗約。沙岸片帆開。寄書無雁來。

菩薩蠻

紅牙簽上群仙格。翠羅底傾城色。和雨淚闌干。沈春亭北看。東風休放去。怕有流鶸訴。試問赏花人。曉妝匀未匀。

菩薩蠻

君家玉雪花如屋。未應山下成三宿。啼鳥幾曾催。西風猶未来。山房連石徑。云臥衣裳冷。倩得李延年。清歌送上天。

 

賀新郎

把酒長亭說。看淵明、中流酷似,臥龍諸葛。何處飛來林間鵲,蹙踏松梢微雪。要破帽、多添華髮。剩水殘山無態度,被疏梅、料理成風月。兩三雁,也蕭瑟。佳人重約還輕别。悵清江、天寒不渡,水深冰合。路斷車輪生四角,此地行人銷骨。問誰使、君來愁絕。鑄就而今相思錯,料當初、費盡人間鐵。長夜笛,莫吹裂。

賀新郎

翠浪吞平野。挽天河、誰來照影,臥龍山下。煙雨偏宜晴更好,約略西施未嫁。待細把、江山圖。千頃光中堆灩澦,似扁舟、欲下瞿塘馬。中有句,浩難寫。詩人例入西湖社。記風流、重来手櫋,綠陰成也。陌上游人夸故國,十里水晶台榭。更復道、横空清夜。粉黛中?歌妙曲,問當年、魚鳥無存者。堂上燕,又長夏。

賀新郎

濮上看垂釣。更風流、羊裘澤畔,精神孤矯。楚漢黃金公卿印,比著漁竿誰小。但過眼、才堪一笑。惠子焉知濠梁樂,望桐江、千丈高台好。煙雨外,幾魚鳥。古來如許高人少。細平章、兩翁似與,巢由同調。已被堯知方洗耳,畢竟塵污人了。要名字、人間如掃。我愛蜀莊沈冥者,解門前、不使徵書到。君為我,三老。

賀新郎

著厭霓裳素。染胭脂、苧蘿山下,浣沙溪渡。誰與流霞千古酝,引得東風相誤。從臾入、吳宫深處。鬢亂釵横渾不醒,轉越江、?地迷歸路。艇小、五湖去。當時倩得春留住。就錦屏一曲,種種斷腸風度。才是清明三月近,須要詩人妙句。笑援筆、殷懃為赋,十樣蠻牋紋錯綺,粲珠璣、淵擲驚風雨。重唤酒,共花語。

賀新郎

世路風波惡。喜清時、邊夫袖手,?將帷幄。正值春光二三月,兩兩燕穿簾幕。又怕個、江南花落。與客攜壺連夜飲,任蟾光、飛上闌干角。何時唱,從軍樂。歸歟已赋居岩壑。悟人世、正類春蚕,自相纏缚。眼畔昏鴉千萬點,?欠歸來野鶴。都不戀,黑頭黃閣。一一觴成底事,慶康寧、天赋何須葯。金琖大,為君酌。

賀新郎

瑞無籠清曉。卷珠簾、次第笙歌,一時育奏。無限神仙離蓬島。鳳駕鸞車初到。見擁箇、仙娥窈窕。玉佩玎璫風縹緲。望嬌姿、一似垂楊袅。天上有,世間少。劉郎正不是當年少。更那堪、天教付與,最多才貌。玉樹瓊枝相映耀。誰 與安排忒好。有多少、風流歡笑。直待來春成名了,馬如龍、綠緩欺芳草。同富貴,又偕老。

賀新郎

老大猶堪說。似而今、元龍臭味,孟公瓜葛。我病君來高歌飲,驚散樓頭飛雪。笑富貴、千鈞如髮。硬語盤空誰来聽,記當時、只有西窗月。重進酒,唤鳴瑟。事無兩樣人心别。問渠園、神州畢竟,幾番離合。汗血盐車無人顧,千里空收駿骨。正目斷、關河路絕。我最憐君中宵舞,道男兒、到死心如鐵。看試手,補天裂。

賀新郎

細把君詩說。悵餘音、鈞天浩蕩,洞庭膠葛。千尺陰崖塵不到,惟有層冰積雪。乍一見、寒生毛髮。自昔佳人多薄命,對古來、一片傷心月。金屋冷,夜調瑟。去天尺五君家别。看乘空、魚龍淡,風云開合。起望衣冠神州路,白日銷殘戰骨。嘆夷甫、諸人清絕。夜半狂歌悲風起,聽錚錚、陣馬檐間鐵。南共北,正分裂。

賀新郎

鳳尾龍香撥。自開元、霓裳曲罷,幾番風月。最苦潯陽江頭客,舸亭亭待發。記出塞、黃云堆雪。馬上離愁三萬里,望昭陽、宫殿孤鴻没。弦解語,恨難說。遼陽驛使音塵絕,瑣窗寒、輕攏慢捻,淚珠盈睫。推手含情還手,一抹梁州哀徹。千古事、云飛煙滅。賀老定場無消息,想沈香亭北繁華歇。彈到此,為鳴咽。

賀新郎

柳暗清波路。送春歸、猛風暴雨,一番新綠。千里瀟湘葡萄漲,人解扁舟欲去。又樯燕、留人相語。艇子飛來生塵步,睡花寒,唱我新番句。波似箭,催鳴橹。黃陵祠下山無數。聽湘娥、冷冷曲罷,為誰情苦。行到東吳春已暮,正江闊、潮平穩渡。望金雀、觚棱翔舞。前度劉郎今重到,問玄都、千樹花存否。秋為倩,么弦訴。

賀新郎

覓句如東野。想錢塘、風流處士,水仙祠下。更隱小孤浪里,望斷彭郎欲嫁。是一色、空蒙難。誰解胸中吞云夢,试呼來、草赋看司馬。須更把,上林寫。雞豚舊日漁樵社。問先生、带湖春漲,幾時歸也。為愛琉璃三萬頃,正臥水亭煙榭。對玉塔、微瀾深夜。雁騖如云休報事,被詩逢敵手皆勍者。春草夢,也宜夏。

賀新郎

綠樹聽鵜鴃。更那堪、鷓鴣聲住,杜鵑聲切。啼到春歸無尋處,苦恨芳菲都歇。算未抵、人間離别。馬上琵琶關塞黑,更長門、翠輦辭金闕。看燕燕,送歸妾。將軍百戰身名裂。向河梁、回頭萬里,故人裳絕。易水蕭蕭西風冷,滿座衣冠似雪。正壯士、悲歌未徹。啼鳥還知如許恨,料不啼清淚長啼血。谁共我,醉明月。

賀新郎

下馬東山路,恍臨風、周情孔思,悠然千古。寂寞東家丘何在,縹緲危亭小鲁。試重上,岩岩高處。更憶公歸西悲日,正蒙蒙、陌上多零雨。嗟費卻,幾章句。謝安雅志還成趣。記風流、中年懷抱,長攜歌舞。政爾良難君臣事,晚聽秦筝聲苦。快滿眼、松篁千畝。把似渠垂功名淚,算何如、且作溪山主。雙白鳥,又飛去。

賀新郎

逸氣軒眉宇。似王良、輕車熟路,驊騮欲舞。我覺君非池中物,咫尺蛟龍云雨。時與命、猶須天付。蘭佩芳菲無人問,嘆靈均、欲向重華訴。空壹郁,共誰語。兒曹不料揚雄赋。怪當年、甘泉誤說,青玉樹。風引船回滄溟闊,目斷三山伊阻。但笑指、吾廬何許。門外蒼官千百輩,盡堂堂、八尺須髯古。誰載酒,带湖去。

賀新郎

路入門前柳。到君家、悠然細說,淵明重九。歲晚凄其無諸葛,惟有黃花入手。更風雨、東籬依舊。斗頓南山高如許,是先生、拄杖歸来後,山不記,何年有。是中不減康廬秀。倩西風、為君唤起,翁能來否。鳥倦飛還平林去,雲肯無心出岫。剩准備、新詩幾首。欲辨忘言當年意,慨遥遥、我去羲農久。天下事,可無酒。

賀新郎

曾與東山约。為鯈魚、從容分得,清泉一勺。堪笑高人讀書處,多少松窗竹閣。甚長被、游人佔卻。萬卷何言達時用,士方窮、早與人同樂。新種得,幾花葯。山頭怪石蹲秋鶚。俯人間、塵埃野馬,孤撐高攫。拄杖危亭扶未到,已覺云生兩腳。更换、朝来毛髮。此地千年曾物化,莫呼猿、且自多招鶴。吾亦有,一丘壑。

賀新郎

拄杖重來約。對東風、洞庭張樂,滿空簫勺。巨海拔犀頭角出,來向此山高閣。尚兩兩、三三前卻。老我傷懷登臨際,問何方、可以平哀樂。唯酒是,萬金葯。勸君且作横空鹗。便休論、人日腥腐,紛紛烏攫。九萬里風斯在下,翻覆云頭雨腳。更直上、昆侖濯髮。好臥長虹陂十里,是誰言、聽取雙黃鶴。推翠影,浸云壑。

賀新郎

聽我三章約。有談功、談名者舞,談經深酌。作赋相如親器,識字子云投閣。算枉把、精神費卻。此會不如公榮者,莫呼來、政爾妨人樂。炳俗士,苦無葯。當年眾鳥看孤鹗。意飄然、空直把,曹吞劉攫。老我山中誰来伴,須信窮愁有。似剪盡、還生僧髮。自斷此生天休問,倩何人、說與乘軒鶴。吾有志,在洶壑。

賀新郎

高閣臨江渚。訪層城、空餘舊,黯然懷古。棟珠帘當日事,不見朝云暮雨。但遺意、西山南浦。天宇修眉浮新綠,映悠悠、潭影長如故。空有恨,奈何許。王郎健筆夸翹楚,到如今、落霞孤騖,競傳佳句。物换星移知幾度,夢想珠歌翠舞。為徙倚,闌干凝佇。目斷平蕪蒼波晚,快江風,一瞬澄襟暑。誰共飲,有詩侶。

賀新郎

碧海成桑野。笑人間、江翻平陸,水云高下。自是三山顏色好,更著雨婚煙嫁。料未必、龍眠能。擬向詩人求幼婦,倩諸君、妙手皆談馬。須進酒、為陶寫。回頭鷗鷺瓢泉社。莫吟詩、莫抛尊酒、是吾盟也。千騎而今遮白髮,忘卻滄浪亭榭。但記得、灞陵呵夜,我輩從來文字飲,怕壯懷、激烈須歌者。蝉噪也,彔陰夏。

賀新郎

鳥倦飛還矣。笑淵明、瓶中儲粟,有無能變。蓮社高人留翁語,我醉寧論許事。試沽酒、重斟翁喜。一見蕭然音韻古,想東籬、醉臥參差是。千載下、竟誰似。元龍百尺高樓里。把新詩、殷懃問我,停云情味。北夏門高從拉?,何事須人料理。翁曾道、繁華朝起,塵土人言寧可用,顧青山、與我何如耳。歌且和,楚狂子。

賀新郎

肘後俄生柳。嘆人生、不如意事,十常八九。古手淋浪才有用,閑持螯左手。謾赢得、傷今感舊。投閣先生惟寂寞,笑是非、不了身前後。持此語、問鳥有。青山幸自重重秀。問新来、蕭蕭木落,頗堪秋否。總被西風都瘦損,依舊千岩萬岫。把同事、無言搔首,翁比渠濃人誰好,是我常、獎我周旋久。寧作我,一杯酒。

 

感皇恩

春事到清明,十分花柳。唤得笙歌勸君酒。酒如春好,春色年年如舊。青春元不老,君知否。席上看君,竹清松瘦。得與青春斗長久。三山歸路,明日天香襟袖。更持銀盞起,為君壽。

感皇恩

七十古来稀,人人都道。不是陰功怎生到。松姿雖瘦,偏耐云寒霜曉。看君雙鬢底,青青好。楼雪初晴,庭闈嬉笑。一醉何妨玉壺倒。從今康健,不用靈丹仙草。更看一百歲,人難老。

感皇恩

富貴不須論,公應自有。且把新詞祝公壽。當年仙桂,父子同攀希有。人言金殿上,他年又。冠冕在前,周公拜手。同日催班鲁公後。此時人羡,綠鬚朱顏依舊。親朋來賀喜,休辭酒。

感皇恩

案上數偏書,非莊即老。會說忘言始知道。萬言千句,自不能忘堪笑。朝来梅雨霽,青青好。一壑一丘,輕衫短帽。白髮多時故人少。子云何在,應有玄經?草。江河流日夜,何時了。

感皇恩

七十古来稀,未為稀有。須是榮華更長久。滿床靴笏,羅列兒孫新婦。精神渾是個,西王母。遥想堂,兩行紅袖,妙舞清歌擁前後。大男小女,逐個出来為壽。一個一百歲,一杯酒。

新荷葉

人已歸來,杜鵑欲勸誰掃。綠樹如云,等閑借覺鶯飛。兔葵燕麥,問劉郎、幾度沾衣。翠屏幽夢,覺來水繞山圍。有酒重攜。小園隨意芳菲。往日繁華,而今物是人非。春風半面,記當年、初識崔徽。南云雁少,錦書無箇因依。

新荷葉

物盛還衰,眼看春葉秋萁。貴賤交情,翟公門外人稀。酒酣耳熱,又何須、幽憤裁詩。茂林修竹,小園曲徑疏籬。秋以為期。西風黃菊開時。拄杖敲門,從他顛倒裳衣。去年堪笑,醉题詩、醒後方知。而今東望,心隨去鳥先飛。

新荷葉

曲水流觴,賞心樂事良辰。蘭蕙光風,轉頭天氣還新。明眸皓齒,看江頭、有女如云。折花歸去,綺羅陌上芳塵。能幾多春。試聽啼鳥殷勤。覽物興懷,向來哀樂纷纷。且题醉墨,似蘭亭、列序時人。後之覽者,又將有感斯文。

新荷葉

曲水流觴,赏心樂事良辰。今幾千年,風流禊事如新。明眸皓齒,看江頭、有女如云。折花歸去,綺羅陌上芳塵。絲竹紛紛。楊花飛鳥銜巾。爭似群賢,茂林修竹蘭亭。一觴一,亦足以暢幽情。清歡未了,不如留住青春。

新荷葉

春色如愁,行云带雨才歸。春意長閑,游絲盡日低飛。閑愁幾許,更晚風、特地吹衣。小窗人静,棋聲似解重圍。光景難攜。任他鶗鴃芳菲。細數從前,不應詩酒皆非。知音弦斷,笑淵明、空撫余徽。停杯對影,待邀明月相依。

新荷葉

種豆南山,零落一頃為萁。歲晚淵明,也吟草盛苗稀。風流?地,向尊前、采菊题詩,悠然忽見,此山正繞東籬。千載襟期。高情想像當時。小閣横空,朝来翠撲人衣。是中真趣,問騁懷、游目誰知。無心出岫,白云一片孤飛。

瑞鶴仙

黃金堆到斗。怎得似、長年堂勸酒。蛾眉最明秀。向水沈煙里,兩行紅袖。笙歌撋就爭說道、明年時候。被姮娥、做了殷懃,仙桂一枝入手。知否。風流别駕,近日人呼,文章太守。天長地久,歲歲上、乃翁壽。記從來人道,相門出相,金印累累盡有。但直須,周公拜前,鲁公拜後。

瑞鶴仙

片帆何太急。望一點須臾,去天咫尺。舟人好看客。似三峡風濤,嵯峨劍戟。溪南溪北,正遐想。幽人泉石。看漁樵、指點危樓,卻羡舞筵歌席。嘆息。山林鍾鼎,意倦情,本無欣戚。轉頭陳跡。飛鳥外,晚碧。問誰憐舊日,南樓老子,最愛月明吹笛。到而今、撲面黃塵,欲歸未得。

瑞鶴仙

雁霜寒透幕。正月云輕,嫩冰猶薄。溪?照梳掠,想含香弄粉,艷妝難學。玉肌瘦弱。更重重、龍綃衬著,倚東風,一笑嫣然,轉盼萬花羞落。寂寞。家山何在,雪後園林,水邊樓閣。瑤池舊約。鱗鴻更仗誰托。粉蝶興只解,尋桃覓柳,開遍南枝未覺。但傷心,冷落黃昏,數聲角。

瑞鷓鴣

暮年不赋短長詞。和得淵明數首詩。君自不歸歸甚易,今猶未足足何時。偷閑定向山中老,此意須教鶴輩知。聞道只今秋水上,故人曾榜北山移。

瑞鷓鴣

聲名少日畏人知。老去行藏與愿違。山草舊曾呼遠志,故人今又寄當歸。何人可覓安心法,有客来觀杜德機。欲笑使君那得似,清江萬頃白鷗飛。

瑞鷓鴣

膠膠攏攏幾時休。一出山來不自由。秋水觀中山月夜,停云堂下菊花秋。隨緣道理應須會,過分功名莫強求。先自一身愁不了,那堪愁上更添愁。

瑞鷓鴣

江頭日日打頭風。憔悴歸来邴曼容。鄭買正應求死鼠,葉公豈是好真龍。孰居無事陪犀首,未辨求封遇萬松。卻笑千年曹孟德,夢中相對也龍鍾。

瑞鷓鴣

期思溪上日千回。樟木橋邊酒數杯。人影不隨流水去,醉顏重带少年來。疏蝉澀林逾静,冷蝶飛輕菊半開。不是長卿終慢世,只緣多病又非才。

虞美人

一杯莫落吾人後。富貴功名壽。胸中書傳有餘香。看宿蘭亭小字、記流觴。問誰分我漁樵席。江海消閑日。看君天上拜恩濃。恐樓無處、著東風。

虞美人

國年得意如芳草。日日春風好。拔山力盡忽悲歌。飲罷虞兮從此、奈君何。人間不識精誠苦。貪看青青舞。蓦然斂袂亭亭。怕是曲中猶带、楚歌聲。

虞美人

翠屏羅幕遮前後。舞袖翻長壽。紫髯冠佩御爐香。看取明年歸奉、萬年觴。今宵池上蟠桃席。咫尺長安日。寶飛焰萬花濃。試看中間白鶴、駕仙風。

虞美人

夜深困倚屏風後。試請毛延壽。寶釵小立白翻香。旋唱新詞猶誤、笑持觴。西更山月寒侵席。歌舞催時日。問他何處最情濃。道小梅摇落、不禁風。

虞美人

群花泣盡朝来露。爭奈春歸去。不知庭下有荼蘼,偷得十分春色、怕春知。淡中有味清中貴。飛絮殘英避。露華微渗玉肌香。恰似楊妃初試、出蘭湯。

 

漢宫春

行李溪頭,有釣車茶具,曲幾團蒲。兒童認得,前度過者籃舆。時時照影,甚此身、遍滿江湖。悵野老,行歌不住,定堪與語難呼。一自東籬摇落,問淵明歲晚,心赏何如。梅花正自不惡,曾有詩無。知翁止酒,待重教、蓮社人沽。空悵望,風流已矣,江山特地愁予。

漢宮春

秦望山頭,看亂云急雨,倒立江湖。不知云者為雨,雨者云乎。長空萬里,被西風、變滅須臾。回首聽,月明天籁,人間萬窍號呼。誰向若耶溪上,倩美人西去,麋鹿姑蘇。至今故國人望,一舸歸歟。歲云暮矣,問何不、鼓瑟吹竽。君不見,王亭謝館,冷寒樹啼烏。

漢宮春

亭上秋風,記去年嫋嫋,曾到吾廬。山河舉目雖異,風景非殊。功成者去,覺團扇、便與人疏。吹不斷,斜陽依舊,茫茫禹跡都無。千古茂陵詞在,甚風流章句,解擬相如。只今木落江冷,眇眇愁餘。故人書報,莫因循、忘卻蓴鱸。誰念我,新涼燈火,一編太史公書。

漢宮春

心似孤僧,更茂林修竹,山上精廬。維摩定自非病,誰遣文殊。白頭自昔,嘆相逢、語密情疏。倾處,論心一語,只今還有公無。最喜陽春妙句,被西風吹墮,金玉鑑如。夜来歸夢江上,父老歡予。荻花深處,唤兒童、吹火烹鱸。歸去也,絕交何必,更修山巨源書。

漢宮春

達則青云,便玉堂金馬,窮則茅廬。逍遥小大自適,鵬鷃何殊。君如星斗,燦中天、密密疏疏。荒草外,自憐螢火,清光暫有還無。千古季鷹猶在,向松江道我,問訊何如。白頭愛山下去,翁定嗔予。人生謾爾,豈食魚、必鱠之鱸。還自笑,君詩頓覺,胸中萬卷藏書。

滿江紅

笳鼓歸來,舉鞭問、何如諸葛。人道是、匆匆五月,渡瀘深入。白羽風生貔虎噪,青溪路斷猩鼯泣。早紅塵、一騎落平岡,捷書急。三萬卷,龍韜客。渾未得,文章力,把詩書馬上,笑驅鋒鎬。金印明年如斗大,貂蝉自兜鍪出。待刻公、勛業到?云,語溪石。

滿江紅

直節堂堂,看夹道、冠纓拱立。漸翠谷、群仙東下,佩環聲急。聞道天峰飛堕地,傍湖千丈開青壁。是當年、玉斧削方壺,無人識。山木潤,琅玗濕。秋露下,珠滴。向危亭横跨,玉淵澄碧。醉舞且摇鸞鳳影,浩歌莫遣魚龍泣。恨此中、風月本吾家,今為客。

滿江紅

宿酒醒時,算只有、清愁而已。人正在、青涂堂上,月華如洗。紙帳梅花歸夢覺,蓴羹鱸鱠秋風起。問人生、得意幾何时,吾歸矣。君若問,相思事。料長在,歌聲里。這情懷只是,中年如此。明月何妨千里隔,顧君與我何如耳。向尊前、

重約幾時來,江山美。

滿江紅

我對君侯,長怪見、兩眉陰德。更長夢,玉皇金闕,姓名仙籍。舊歲炊渾欲斷,被公扶起千人活。算胸中、除五車書,都無物。溪左古,山南北。花遠近,云朝夕。看風流杖屦,蒼髯如戟。種柳已成陶令宅,散花更滿維摩室。勸人間、且住五千年,如金石。

滿江紅

美景良辰,算只是、可人風月。況素節揚輝,長是十分清徹。著意登樓瞻玉兔,何人張幕遮銀闕。倩飛廉、得得為吹開,誰說。弦與望,從圓缺。今與昨,何區别。羡夜来手把,桂花堪折。安得便登天柱上,從容陪伴酬佳節。更如今,不聽塵談清,愁如髮。

滿江紅

老子當年,飽經慣、花期酒約。行樂處,輕裘緩带,鞍金络。明月樓台箫鼓夜,梨花院落秋千索。共何人、對飲五三鍾,顏如玉。嗟往事,空蕭索。懷新恨,又飄泊。但年来何待,許多幽獨。海水連天凝望遠,山風吹雨征衫薄。向此際、赢馬獨駸駸,情懷惡。

滿江紅

瘴雨蠻,十年夢、尊前休說。春正好、故園桃李,待君花發。兒女燈前和淚拜,雞助社里歸時節。看依然、舌在齒牙牢,心如鐵。治國手,封侯骨。腾汗漫,排閶闔。待十分做了,詩書勛業。常日念君歸去好,而今恨中年别。笑江頭、明月更多情,今宵缺。

滿江紅

蜀道登天,一杯送、衣行客。還自嘆、中年多病,不堪離别。東北看驚諸葛表,西南更草相如檄。把功名、收拾付君侯,如椽筆。兒女淚,君休滴。荆楚路,吾能說。要新詩准備,廬江山色。赤壁磯頭千古浪,銅鞮陌上三更月。正梅花、萬里雪深時,須相憶。

滿江紅

快上西樓,怕天放、浮云遮月。但唤取、玉横笛,一聲吹裂。誰做冰壺浮世界,最憐玉斧修時節。問常娥、孤冷有愁無,應華髮。云液滿,瓊杯滑。長袖起,清歌咽。嘆十常八九,欲磨還缺。若得長圓如此夜,人情未必看承别。把從前、離恨總成歡,歸時說。

滿江紅

鵬翼垂空,笑人世、蒼然無物。還又向、九重深處,玉階山立。袖里珍奇光五色,他年要補天西北。且歸来、談笑長江,波澄碧。佳麗地,交章伯。金縷唱,紅牙拍。看尊前飛下,日邊消息。料想寶香黃閣夢,依然舫青溪笛。待如今、端的約鍾山,長相識。

滿江紅

落日蒼茫,風才定、片帆無力。還記得、眉来眼去,水光山色。倦客不知身近遠,佳人已卜歸消息。傳歸來、只是赋行云,襄王客。些個事,如何得。知有恨,休重憶。但楚天特地,暮云凝碧。過眼不如人意事,十常八九今頭白。笑江州,司馬太多情,青衫濕。

滿江紅

過眼溪山,怪都似、舊時曾識。是夢里、尋常行遍,江南江北。佳處徑須攜杖去,能消幾兩平生屐。笑塵埃、三十九年非,長為客。吳楚地,東南拆。英雄事,曹劉敵。被西風吹盡,了無陳。楼觀才成人已去,旌旗未卷頭先白。嘆人間,哀樂轉相尋,今猶昔。

滿江紅

湖海平生,算不負、蒼髯如戟。聞道是、君王著意,太平長策。此老自當兵十萬,長安正在天西北。便鳳凰、飛詔下天来,催歸急。車馬路,兒童泣。風雨暗,旌旗濕。看野梅官柳,東風消息。莫向蔗庵追語笑,只今松竹無顏色。問人間、誰管别離愁,杯中物。

滿江紅

曲幾蒲團,方丈里、君来問疾。更夜雨、匆匆别去,一杯南北。萬事莫侵閑鬢髮,百年正要佳眠食。最難忘、此語重殷勤,千金直。西崦路,東岩石。攜手處,今陳。望重来猶有,舊盟如日。莫信蓬萊風浪隔,垂天自有扶摇力。對梅花、一夜苦相思,無消息。

滿江紅

照影溪梅,悵絕代、幽人獨立。更小駐、雍容千騎,羽觴飛急。琴里新聲風響佩,筆端醉墨鴉栖壁。是使君、文度舊知名,方相識。清可漱,泉長滴。高欲臥,云還濕。快晚風吹赠,滿懷空碧。寶馬嘶歸紅旆動,團龍試碾銅瓶泣。怕他年、重到路應迷,桃源客。

滿江紅

可恨東君,把春去春来無,便過眼,等閑輸了,三分之一。昼永暖翻紅杏雨,風晴扶起垂楊力。更天涯、芳草最關情,烘残日。湘浦岸,南塘驛。恨不盡,愁如積。算年年孤負,對他寒食。便恁歸来能幾許,風流已自非疇昔。欄、一線數飛鴻,沈空碧。

滿江紅

塵土西風,便無限、凄涼行色。還記取、明朝應恨。今宵輕别,珠淚爭垂華燭暗,雁行中斷哀筝切。看扁舟、幸自澀清溪,休催發。白首路,長亭仄。千樹柳,千絲結。怕行人西去,棹歌聲闕。黃卷莫教詩酒污,玉階不信仙凡隔。但從今、伴我又隨君,佳哉月。

滿江紅

天上飛,畢竟向、人間情薄。還又跨,玉龍歸去,萬花摇落。云破林梢添遠岫,月臨屋角分層閣。記少年、駿馬走韓盧,掀東郭。吟凍雁,嘲飢鵲。人已老,歡猶昨。對滿地,與君酬酢。最愛霏霏迷遠近,收擾擾還寥廓。待羔兒、酒罷又烹茶,揚州鶴。

滿江紅

折盡荼蘼,尚留得、一分春色。還記取、青梅如彈,共伊同摘。少日對花昏醉夢,而今醒眼看風月。恨牡丹、笑我倚東 風,形如雪。人漸遠,君休說。榆荚陣,菖蒲葉。算不因風雨,只因鶗鴃。老冉冉兮花共柳,是栖栖者蜂和蝶。也不因,春去有閑愁,因離别。

滿江紅

天與文章,看萬斛、龍文筆力。聞道是、一詩曾賜,千金顏色。欲說又休新意思,強啼偷笑真消息。算人人,合與共乘鸞,鑾坡客。傾國艷,難再得。還可恨,還堪憶。看書尋舊錦,衫裁新碧。鶯蝶一春花里活,可堪風雨飄紅白。問誰家、有燕歸梁,香泥濕。

滿江紅

絕代佳人,曾一笑、傾城傾國。休更嘆、舊時清镜,而今華髮。明日伏波堂上客,老當益壮翁應說。恨苦遭、鄧禹笑人来,長寂寂。詩酒社,江山筆。松菊徑,云屐。怕一觴一,風流弦絕。我夢横江孤鶴去,覺來與君相别。記功名、萬里要吾身,佳眠食。

 

滿江紅

敲碎離愁,紗窗外,風摇翠竹。人去後、吹簫聲斷,倚楼人獨。滿眼不堪三月暮,舉頭已覺千山綠。但試將、一紙寄来書,從頭讀。相思字,空盈幅。相思意,何時足。滴羅襟點點,淚珠盈掬。芳草不迷行客路,垂楊只離人目。最苦是、立盡月黃昏,欄干曲。

滿江紅

倦客新丰,貂裘敝,征塵滿目。弹短鋏、青蛇三尺,浩歌誰續。不念英雄江左老,用之可以尊中國。嘆詩書、萬卷致君人,番沈陸。休感嘆,年華促。人易老,歡難足。有玉人憐我,為簪黃菊。且置請纓封萬戶,竟須賣劍酬犢。嘆當年、寂寞賈長沙,傷時哭。

滿江紅

家住江南,又過了、清明寒食。花徑里、一番風雨,一番狼藉。流水暗隨紅粉去,園林漸覺清陰密。算年年、落盡刺桐花,寒無力。庭院静,空相憶。無說處,閑愁極。怕流鶯乳燕,得知消息,尺素如今何處也,彩云依舊無。謾教人、羞去上層樓,平蕪碧。

滿江紅

幾個輕鷗,来點破、一泓澄绿。更何處、一雙鸂鶒,故来爭浴。細讀離騷還痛飲,飽看修竹何妨肉。有飛泉、日日供明珠,三千斛。春雨滿,秧新谷。閑日永,眠黃犢。看云連麥壟,雪堆蚕簇,若要足時今足矣,以為未足何時足。被野老、相扶入東園,枇杷熟。

滿江紅

點火樱桃,照一架、荼蘼如雪。春正好,見龍孫穿破,紫苔蒼壁。乳燕引雛飛力弱,流鶯唤友嬌聲怯。問春歸、不肯带愁歸,腸千結。層楼望,春山。家何在,波隔。把古今遗恨,向他誰說。蝴蝶不傳千里夢,子規叫斷三更月。聽聲聲、枕上勸人歸,歸難得。

滿江紅

漢水東流,都洗盡,髭胡膏血。人盡說,君家飛將,舊時英烈。破敌金城雷過耳,談兵玉帳冰生頰。想玉郎、結髮赋從戎,傳遺業。腰間劍,聊弹鐵。尊中酒,堪為别。故人新擁,漢壇旌節。馬革裹尸當自誓,蛾眉伐性休重說。但從今、記取楚樓風,裴台月。

滿江紅

風卷庭梧,黃葉墜、新涼如洗。一笑折,秋英同賞,弄香挼蕊。天遠難窮休久望,楼高欲下還重倚。拚一襟、寂寞淚弹秋,無人會。今古恨,沈荒壘。悲歡事,隨流水。想登楼青鬓,未堪憔悴。極目横山数點,孤舟月淡人千里。對婵娟、從此話離愁,金尊里。

滿江紅

紫陌飛塵,望十里、雕鞍毂。春未老,已驚台榭,瘦紅肥綠。睡雨海棠猶倚醉,舞風楊柳難成曲。問流鶯、能說故國無,曾相熟。岩泉上,飛鳧浴。巢林下,栖禽宿。恨荼蘼開晚,謾翻船玉。蓮社豈堪談昨夢,蘭亭何處尋遺墨。但羈懷、空自倚秋千,無心蹴。

滿江紅

漢節東南,看駟馬、光華周道。須信是,七閩還有,福星来到。庭草自生心意足,榕陰不動秋光好。問不知、何處著君侯,蓬莱島。還自笑,人今老,空有恨,縈懷抱。記江胡十載,厭持旌纛,濩落我材無所用,易除殆類無根潦。但欲搜、好語謝新詞,羞報。

滿江紅

半山佳句,最好是、吹香隔屋。又還怪,冰霜側畔,蜂兒成簇。更把香來薰了月,卻教影去斜侵竹。似神清、骨冷住西湖,何由俗。根老大,穿坤軸,枝夭嫋,蟠龍斛。快酒兵長俊,詩壇高筑,一再人来風味惡,兩三杯後花緣熟。記五更、聯句失彌明,龍銜燭。

滿江紅

老子平生,原自有、金盤華屋。還又要、萬間寒士,眼前突兀。一舸歸来輕似葉,翁相對清如鵠。道如今、吾亦愛吾廬,多松菊。人道是,荒年谷,還又似,丰年玉。甚等閑為,鱸魚歸速,野鶴溪邊留杖屦,行人外聽絲竹。問近來、風月幾篇詩,三千軸。

滿江紅

兩峡嶄岩,問誰佔、清風舊筑。更滿眼、云來鳥去,澗紅山綠。世上無人供笑傲,門前有客休迎肅。怕凄涼、無物伴君時,多栽竹。風采妙,凝冰玉,詩句好,餘膏馥。唤只今人物,一夔應足,人似秋鴻無定住,事如飛弹須圓熟。笑君侯、陪酒又陪歌,陽春曲。

滿庭芳

急管哀弦,長歌慢舞,連娟十樣宫眉。不堪红紫,風雨曉來稀。惟有楊花飛絮,依舊是、萍滿芳池。酴醾在,青?快剪,插遍古銅彝。誰將春色去,鸞膠難覓,弦斷朱絲。恨牡丹多病,也費醫治。夢里尋春不見,空腸斷、怎得春知。休惆悵,一觴一,須刻右軍碑。

滿庭芳

傾國無媒,入宫見妒,古来颦損蛾眉。看公如月,光彩眾星稀。袖手高山流水,聽群蛙、鼓吹荒池。文章手,直須補袞,藻火粲宗彝。痴兒。公事了,吳蚕纏繞,自吐餘絲。幸一枝粗穩,三徑新治。且約湖邊風月,功名事、欲使誰知。都休問,英雄千古,荒草没殘碑。

滿庭芳

柳外尋春,花邊得句,怪公喜氣軒眉。陽春白雪,清唱古今稀。曾是金鸞舊客,記鳳凰、獨遶天池。揮毫罷,天顏有喜,催賜上方彝。只今江海上,鈞天夢覺,清淚如絲。算除非,痛把酒療花治。明日五湖佳興,扁舟去、一笑誰知。溪堂好,且拚一醉,倚杖讀韓碑。

滿庭芳

西崦斜陽,東江流水,物華不為人留。錚然一葉,天下已知秋。屈指人間得意,問誰是、騎鶴揚州。君知我,從來雅意,未老已滄州。無窮身外事,百年能幾,一醉都休。恨兒曹抵死,謂我心憂。有溪山杖屦,阮籍輩、須我来游。還堪笑,機心早覺,海上有驚鷗。

漁家傲

道德文章傳幾世。到君合上三台位。自是君家門戶事。當此際。龜山正抱西江水。三萬六千排日醉。鬢毛只恁青青地。江里石頭爭獻瑞。分明是。中間有個長生字。

漁家傲

風月小斋模舫。绿窗朱江湖樣。酒是短橈歌是漿。和情放。醉鄉穩到無風浪。自有拍浮千斛酿。從教日日蒲桃漲。門外獨醒人也訪。同俯仰。賞心卻在鴟夷上。

綠頭鴨

嘆飄零。離多會少堪驚。又爭如、天人有信,不同浮世難。佔秋初、桂花散釆,向夜久、銀漢無聲。鳳駕催云,紅帷卷月,冷冷一水會雙星。素杼冷,臨風休績,深訴隔年诚。飛光淺,青童語款,丹鵲橋平。看人間、爭求新巧,紛紛女伴歡迎。避燈時、彩絲未整,拜月處、蛛網先成。誰念監州,蕭條官舍,燭摇秋扇坐中庭。笑此夕、金釵無據,遺恨满蓬瀛。敧高枕,梧桐聽雨,如是天明。

蝶戀花

意態憨生元自好。學鴉兒,舊日偏他巧。蜂蝶不禁花引調。西園人去春風少。春已無情秋又老。誰管閑愁,千里青青草。今夜倩簪黃菊了。斷腸明月霜天曉。

蝶戀花

淚眼送君傾似雨。不折垂楊,只倩愁隨去。有底風光留不住。波萬頃春江橹。老馬臨流痴不渡。應惜障泥,忘了尋春路。身在稼軒安穩處,書來不用多行數。

蝶戀花

點檢笙歌多酿酒。蝴蝶西園,暖日明花柳。醉倒東風眠永昼。覺來小院重攜手。可惜春殘風雨又。收拾情懷,長把詩僝僽。楊柳見人離别後。腰肢近日和他瘦。

蝶戀花

九畹芳菲蘭佩好。空谷無人,自怨蛾眉巧。寶瑟冷冷千古調。朱絲弦斷知音少。冉冉年華吾自老,水滿汀洲,何處尋芳草,唤起湘累歌未了。石龍舞罷松風曉。

蝶戀花

小小華年才月半。羅幕春風,幸自無人見。剛道羞郎低粉面。傍人瞥見回嬌盼。昨夜西池陪女伴,柳困花慵,見說歸來晚。勸客持觴渾未慣。未歌先覺花枝顫。

蝶戀花

誰向椒盤簪彩勝。整整韶華,爭上春風鬢。往日不堪重記省。為花長把新春恨。春未來時先借問。晚恨開遲,早又飄零近。今歲花期消息定。只愁風雨無准。

蝶戀花

老去怕尋年少伴。棟珠簾,風月無人管。公子看花朱碧亂。新詞攪斷相思怨。涼夜愁腸千百轉。一雁西風,錦字何時遣。畢竟啼烏才思短。唤回曉夢天涯遠。

蝶戀花

莫向城頭聽漏點。說零行人,默默情千萬。總是離愁無近遠。人間兒女空恩怨。錦心胸冰雪面。舊日詩名,曾道空梁燕。傾未償平日願。一杯早唱陽關勸。

蝶戀花

燕語鶯啼人乍遠。恨西園,依舊鶯和燕。笑語十分愁一半。翠圍特地春光暖。只道書來無過雁。不道柔腸,近日無腸斷。柄玉莫摇湘淚點。怕君唤作秋風扇。

蝶戀花

洗盡機心隨法喜。看取尊前,秋思如春意。誰與先生寬髮齒。醉時惟有歌而已。歲月何須溪上記。千古黃花,自有淵明比。高臥石龍呼不起。微風不動天如醉。

蝶戀花

何物能令公怒喜。山要人來,人要山無意。恰似哀筝弦下齒。千情萬意無時已。自要溪堂韓作記。今代機云,好語花難比。老眼狂花空處起。銀未見心先醉。

踏莎行

進退存亡,行藏用舍。小人請學樊須稼。衡門之下可栖遲,日之夕矣??下。去衛靈公,遭桓司馬。東西南北之人也。長沮桀溺耦而耕,丘何為是栖栖者。

踏莎行

夜月楼台,秋香院宇。笑吟吟地人来去。是誰秋到便凄,當年宋玉悲如許。隨分杯盤,等閑歌舞。問他有甚堪悲處。思量也有悲時,重陽節近多風雨。

踏莎行

萱草齊階,芭蕉弄葉。亂紅點點團香蝶。過一陣海棠風,隔帘幾處梨花雪。愁滿芳心,酒潮紅頰。年年此際傷離别。不妨横管小樓中,夜闌吹斷千山月。

踏莎行

弄影闌干,吹香岩谷。枝枝點點黃金粟。未堪收拾付熏爐,窗前且把離騷讀。奴仆葵花,兒曹金菊。一秋風露清足。傍邊只欠個姮娥,分明身在蟾宫宿。

踏莎行

吾道悠悠,憂心悄悄。最無聊處秋光到。西風林外有啼鴉,斜陽山下多衰草。長憶商山,當年四老。塵埃也走咸陽道。為誰書到便幡然,至今此意無人曉。

踏歌

攧厥。看精神、壓一龐兒劣。更言語、一似春鶯滑。一團兒、美滿香和雪。去也,把春衫、换同心结。向人道、不怕輕離别。問昨宵、因甚歌聲咽。秋被夢,春閨月。舊家事、欲對何人說。告弟弟莫趁蜂和蝶。有春歸花落時節。

 

醉太平

態濃意遠。眉颦笑淺。薄羅衣窄絮風軟。鬢云欺翠卷。南國花樹春光暖。紅春徑里榆錢滿。欲上秋千又驚懶。且歸休怕晚。

醉花陰

黃花謾說年年好。趁秋光老。綠鬢不驚秋,若斗尊前,人好花堪笑。蟠桃结子知多少。家住三山島。何日跨歸狂,滄海冬塵,人世因緣了。

醉翁操

長松。之風。如公。肯餘從。山中。人心與吾兮誰同。湛湛千里之江。上有楓。噫。送子東。望君之門兮九重。女無悦己,誰適為容。不龜手葯,或一朝兮取封。昔與游兮皆童。我獨窮兮今翁。一魚兮一龍。勞心兮忡忡。噫,命與時逢。子取之食兮萬鍾。

憶王孫

登山臨水送將歸。悲莫悲兮生别離。不用登臨怨落暉。昔人非。惟有年年秋雁飛。

謁金門

遮素月。云外金蛇明滅。翻樹啼鴉聲未徹。雨聲驚落葉。蠙蠟成行嫌熱。玉腕藕花誰雪。流水高山弦斷絕。怒蛙聲自咽。

謁金門

歸去未。風雨送春行李。一枕離愁頭澈尾。如何消遣是。遥想歸舟天際。綠鬢瓏璁慵理。好夢未成鶯唤起。粉香猶有殢。

謁金門

山共水。美滿一千餘里。不避曉行並早起。此情都為你。不怕與人尤殢。只怕被人調戲。因甚無個阿鵲地。没工夫說里。

謁金門

山吐月。燭從教風滅。一曲琴才聽徹。金蕉三兩葉。驟雨微涼還熱。似欠舞歌雪。近日醉鄉音問絕。有時清淚咽。

錦帳春

春色難留,酒杯常淺。把舊恨、新愁相間。五更風,千里夢,看飛紅幾片。这般庭院。幾許風流,幾般嬌懶。闌相見、何如不見。燕飛忙,鶯語亂。恨重帘不卷。翠屏平遠。

聲聲慢

開元盛日,天上裁花,月殿桂影重重。十里芬芳,一枝金粟玲瓏。管弦凝碧池上,記當時、風月愁儂。翠華遠,但江南草木,鎖深宫。只為天姿冷澹,被西風酝酿,徹骨香濃。枉學丹蕉,葉展偷染妖紅。道人取次裝束,是自家、香底家風。又怕是,為凄、長在醉中。

聲聲慢

征埃成陣,行客相逢,都道幻出層樓。指點檐牙高處,浪擁云浮。今年太平萬里,罷長淮、千騎臨秋。欄望,有東南佳氣,西北神州。千古懷嵩人去,應笑我、身在楚尾吳頭。看取弓刀,陌上車馬如流。從今賞心樂事,剩安排、酒令詩籌。華胥夢,愿年年、人似舊游。

 

聲聲慢

停云靄靄,八表同昏,盡日時雨蒙蒙。搔首良朋,門前平陸成江。春醪湛湛獨撫,限彌襟、閑飲東窗。空延佇,恨舟車南北,欲往何從。嘆息東園佳樹,列初榮枝葉,再競春風。日月于征,安得促席從容。翩翩何處飛鳥,息庭樹、好語和同。當年事,問幾人、親友似翁。

聲聲慢

東南形勝,人物風流,白頭見君恨晚。便覺君家叔度,去人未遠。長憐士元驥足,道直須、别駕方展。問個里,待怎生銷殺,胸中萬卷。況有星辰劍履,是傳家合在,玉皇香案。零落新詩,我欠可人消遣。留君再三不住,便直饒、萬家淚眼。怎抵得,這眉間、黃色一點。

臨江仙

老去惜花心已懶,愛梅猶遶江村。一枝先破玉溪春。更無花态度,全有雪精神。剩向空山餐秀色,為渠著句清新,竹根流水带溪云。醉中渾不記,歸路月昏。

臨江仙

風雨催春寒食近,平原一片丹青。溪邊唤渡柳邊行。花飛蝴蝶亂,桑嫩野蚕生。綠野先生閑袖手,尋詩酒功名。未知明日定陰晴。今宵成獨醉,笑眾人醒。

臨江仙

一自酒清詩興懶,舞裙歌扇闌珊。好天良夜月團團。杜陵真好事,留得一錢看。歲晚人欺程不識,怎教阿堵留連。楊花榆荚雪漫天。從今花影下,只看綠苔圓。

臨江仙

莫笑吾家蒼壁小,棱層勢欲摩空。相知惟有主人翁。有人雄泰華,無意巧玲瓏。天作高山誰得料,解嘲試倩揚雄。君看當日仲尼窮。從人賢子貢,自欲學周公。

臨江仙

小靨人憐都惡瘦,曲眉天與長颦。沈思歡事惜腰身。枕添離别淚,粉落深匀。翠袖盈盈渾力薄,玉笙嫋嫋愁新。夕陽依舊倚窗塵。葉紅苔郁碧,深院斷無人。

臨江仙

莫向空山吹玉笛,舁懷酒醒心驚。四更霜月太寒生。被翻紅錦浪,酒滿玉壺冰。小陸未須臨水笑,水林我輩鍾情。今宵依舊醉中行。試尋殘菊處,中路侯淵明。

臨江仙

鐘鼎山林都是夢,人間寵辱休驚。只消閑處過平生。酒杯秋吸露,詩句夜裁冰。記取小窗風雨夜,對床燈火多情。問誰千里伴君行。晚山眉樣翠,秋水鏡般明。

臨江仙

住世都無菩薩行,仙家風骨精神。壽如山岳福如云。金花湯沐誥,竹馬綺羅群。更願升平添喜事,大家禱祝殷勤。明年此地慶佳辰。一杯千歲酒,重拜太夫人。

臨江仙

鼓子花開春爛漫,荒園無限思量。今朝拄杖過西鄉。急呼桃葉渡,為看牡丹忙。不管昨宵風雨横,依然紅紫成行。白頭陪奉少年。一枝簪不住,推道帽檐長。

臨江仙

記取年年為壽客,只今明月相隨。莫教弦管便生衣。引壺觴自酌,須富貴何時。入手清風詞更好,細書白茧烏絲。海山问我幾時歸。枣瓜如可啖,直欲覓安期。

臨江仙

憶醉三山芳樹下,幾曾風韻忘懷。金顏色五花開,味如盧橘熟。貴似荔枝来。聞道商山余四老,橘中自酿秋醅。試呼名品細推排。重重香腑脏,偏殢聖賢杯。

臨江仙

夜語南堂新瓦響,三更急雨珊珊。交情莫作細沙團。死生貧富際,試向此中看。記取他年耆舊傳,與君名字牽連。清風一枕晚天。覺來還自笑,此夢倩誰圆。

臨江仙

逗曉鶯啼聲昵昵,掩關高樹冥冥。小渠春浪細無聲。並床聽夜雨,出蘚轆轤青。碧草旋荒金谷路,烏絲重記蘭亭。扶残醉遶云屏。一枝風露湿,花重入疏棂。

臨江仙

春色饒君白髮了,不妨倚綠偎紅。翠鬟催唤出房櫳。垂肩金縷窄,醮甲寶杯濃。睡起鴛鴦飛燕子,門前沙暖泥融。楼人把玉西東。舞低花外月,唱澈柳邊風。

臨江仙

手種門前烏臼樹,而今千尺蒼蒼。田園只是舊耕桑。杯盤風月夜。簫鼓子孫忙。七十五年無事客,不妨兩鬢如霜,綠窗?地調紅妝。更從今日醉,三萬六千場。

 

臨江仙

冷雁寒云渠有恨,春風自滿餘懷。更教無日不花開。未須愁菊盡,相次有梅来。多病近来渾止酒,小槽空壓新醅。青山自要安排。不須連日醉,且進兩三杯。

臨江仙

六十三年無限事,從頭悔恨難追。已知六十二年非。只應今日是,後日又尋思。少是多非惟有酒,何須過後方知。從今休似去年時。病中留客飲,醉里和人詩。

臨江仙

窄樣金杯教换了,房櫳試聽珊珊。莫教秋扇雪團團。古今悲笑事,長付後人看。記取桔槔春雨後,短畦菊艾相連。拙於人處巧於天。君看流水地,難得正方圓。

臨江仙

醉帽吟鞭花不住,招花共商量。人生何必醉為鄉。從教斟酒淺,休更和詩忙。一斗百篇風月地,饒他老子當行。從今三萬六千場。青青頭上髮,还作柳絲長。

臨江仙

祗恐牡丹留不住,與春約束分明。未開微雨半開晴。要花開定准,又更與花盟。魏紫朝来將進酒,玉盤盂樣先呈。?紅似向舞腰横。風流人不見,錦夜間行。

臨江仙

老去渾身無著處,天教只住山林。百年光景百年心。更歡須嘆息,無病也呻吟。試向浮瓜沈李處,清風散髮披襟。莫嫌淺後更頻斟。要他詩句好,須是酒杯深。

臨江仙

偶向停云堂上坐,曉猿夜鶴驚猜。主人何事太塵埃。低頭還說向,被召又重来。多謝北山山下老,殷勤一語佳哉,借君竹杖與芒鞋,径須從此去,深入白云堆。

醜奴兒

千峰云起,驟雨一霎時偕。更遠樹斜陽,風景怎生圖。青旗賣酒,山那畔、别有人間,只消山水光中,無事過這一夏。

午醉醒時,松窗竹戶,萬千瀟洒。野鳥飛来,又是一般閑暇。怪白鷗,覷著人、欲下未下。舊盟都在,新來莫是,别有說話。

 

醜奴兒

鹅湖山下長亭路,明月臨關。明月知關。幾陣西風落葉乾。

新詞誰解裁冰雪,筆墨生寒。筆墨生寒。會說離愁千萬般。

醜奴兒

晚来云淡秋光薄,落日晴天。落日晴天。堂上風斜燭。

從渠去買人間恨,字字都圓。字字都圓。腸斷西風十四弦。

醜奴兒

尋常中酒扶頭後,歌舞支持。歌舞支持。誰把新詞唤住伊。

臨岐也有旁人笑,笑己爭知。笑己爭知。明月樓空燕子飛。

醜奴兒

此生自斷天休闌,獨倚危楼。獨倚危楼。不信人間别有愁。

君来正是眠時節,君且歸休。君且歸休。說與西風一任秋。

醜奴兒

近来愁似天来大,誰解相憐。誰解相憐。又把愁来做個天。

都將今古無窮事,放在愁邊。放在愁邊。自移家向酒泉。

醜奴兒

年年索盡梅花笑,疏影昏。疏影昏。香滿東風月一痕。

清詩冷落無人寄,雪艷冰魂。雪艷冰魂。浮玉溪頭樹村。

 

霜天曉角

吳頭楚尾。一棹人千里。休說舊愁新恨,長亭樹、今如此。

宦游吾倦矣。玉人留我醉。明日萬花寒食,得且住、為佳耳。

霜天曉角

暮山層碧。掠岸西風急。一葉軟紅深處,應不是、利名客。

玉人還伫立。綠窗生怨泣。萬里衡陽歸恨,先倩雁、寄消息。

霜天曉角

雪堂客。不得文章力。赋寫曹劉興廢,千古事、泯陳。

望中磯岸赤。直下江濤白。半夜一聲長嘯,悲天地、為予窄。

 

點絳唇

身後功名,古来不换生前醉。青鞋自喜。不踏長安市。

竹外僧歸,路指霜鐘寺。孤鴻起。丹青手里。剪破松江水。

點絳唇

隱隱輕雷,雨聲不受春回。落梅如許。吹盡邊去。

春水無情,斷溪南路。誰訴。寄聲傳語。没箇人知處。

歸朝歡

我笑共工缘底怒。觸斷峨峨天一柱,補天又笑女媧忙,將此石投閑處。野荒草路。先生柱杖來看汝。倚蒼苔,摩挲試問,千古幾風雨。長被兒童敲火苦。時有牛羊磨角去。霍然千丈翠岩屏,鏘然一滴甘泉乳。結亭三四五。會相暖熱攜歌舞。細相量,古來寒士,不遇有時遇。

歸朝歡

山下千林花太俗。山上一枝看不足。春風正在此花邊,菖蒲自蘸溪綠。與花同草木。問誰風雨飄零速。莫怨歌,夜深岩下,驚動白云宿。病怯残年頻自卜。老愛遺编难细读。苦無妙手於菟,人間雕刻真成鵠。夢中人似玉。覺來更憶腰如束。許多愁,問君有酒,何不日絲竹。

歸朝歡

萬里康成西走蜀。葯市船歸書滿屋。有時光彩射星躔,何人汗簡雠天祿。好之宁有足。請看良贾藏金玉。記斯文,千年未喪,四壁聞絲竹。試問辛勤一束。何似牙簽三萬軸。古来不作借人痴,有朋只就云窗讀。憶君清夢熟。觉来笑我便便腹。倚危樓,人間何處,掃地八風曲。

歸朝歡

見說岷峨千古雪。都作岷峨山上石。君家右史老泉公,千金費盡勤收拾。一堂真石室。空庭更與添突兀。記當時,長编筆硯,日日云煙濕。野老時逢山鬼泣。誰夜持山去難覓。有人依樣入明光,玉階之下岩岩立。琅軒無數碧。風流不數平原物。欲重吟,青玉樹,須倩子云筆。

 

鵲橋仙

朱顏暈酒,方瞳點漆,閑傍松邊倚仗。不須更展圖看,自是個、壽星模樣。今朝盛事,一杯深勸,更把新詞齊唱。人間八十最風流,長帖在、兒兒額上。

鵲橋仙

小窗風雨,從今便憶,中夜笑談清軟。啼鴉衰柳自無聊,更管得,離人腸斷。詩書事業,青猶在,頭上貂蝉會見。莫貪風月臥江湖,道日近、長安路遠。

鵲橋仙

風流標格,惺鬆言語,真箇十分奇絕。三分蘭菊十分梅,斗合就、一枝風月。笙簧未語,星河易轉,夜厭厭留客。只愁酒盡各西東,更把酒、推辭一霎。

鵲橋仙

溪邊白鷺。来吾告汝。溪里魚兒堪數。主人憐汝汝憐魚,要物我、欣然一處。白沙遠浦。青泥别渚。剩有?跳鰍舞。任君飛去飽時來,看頭上、風吹一縷。

鵲橋仙

少年風月,少年歌舞,老去方知堪羡。嘆折腰、五斗赋歸來,闌走了、羊腸幾遍。高車駟馬,金章紫緩,傳語渠侬稳便。問東湖、带得幾多春,且看凌云筆健。

 

鵲橋仙

松岡避暑。茅檐避雨。閑去閑來幾度。醉扶孤石看飛泉,又卻是、前回醒處。東家娶婦,西家歸女。燈火門前笑語。酿成千頃稻花香,夜夜費、一天風露。

鵲橋仙

八旬慶會,人間盛事,齊勸一杯春酿。臙脂小字點眉間,猶記得、舊時宫樣。彩衣更著,功名富貴,直過太公以上。大家著意記新詞,遇著個、十字便唱。

鵲橋仙

?冠風采,衣聲偕,曾把經綸少試。看看有詔日邊來,便入侍、明光殿里。東君未老,花明柳媚,且引玉塵沈醉。好將三萬六千場,自今日、從頭數起。

鵲橋仙

轎兒排了,擔兒裝了,杜字一聲催起。從今一步一回頭,怎睚得、一千餘里。舊時行處,舊時歌處,空有燕泥香墜。莫嫌白髮不思量,也須有、思量去里。

蘇武慢

帳暖金絲,杯乾云液,戰退夜?飂飂。障泥繫馬,掃路迎賓,先借落花春色。歌竹傳觴,探梅得句,人在玉楼室。唤吴姬學舞,風流輕轉,弄嬌無力。塵世换、老盡青山,鋪成明月,瑞物已深三尺。丰登意緒,婉娩光陰,都作暮寒堆積。回首驅羊舊節,入蔡奇兵,等閑陳,總無如現在,尊前一笑,坐中赢得。

蘭陵王

一丘壑。老子風流佔卻。茅檐上、松月桂云,脈脈石泉逗山。尋思前事錯。惱剎晨猿夜鶴。終須是、鄧禹辈人,錦麻霞坐閣。長歌自深酌。看天闊鳶飛,淵静魚躍。西風黃菊薌噴薄。悵日暮云合,佳人何處,紉蘭結佩带杜若。入江海曾約。遇合。事難托。莫擊磬門前,荷蕢人過,仰天大笑冠簪落。待說與窮達,不須疑著。古來賢者,進亦樂,退亦樂。

蘭陵王

恨之極。恨極銷磨不得。萇弘事,人道後来,其血三年化為碧。鄭人緩也泣。吾父攻儒助墨。十年夢,沈痛化餘,秋柏之間既為實。相思重相憶。被怨結中腸,動精魄。望夫江上岩岩立。嗟一念中變,後期長絕。君看啟母憤所激。又俄頃為石。難敵。最多力。甚一忿沈淵,精氣為物。依然困斗牛磨角。便影入山骨,至今雕琢。尋思人世,只合化,夢中蝶。

驀山溪

飯蔬飲水,客莫嘲吾拙。高處看浮云,一丘壑、中間甚樂。功名妙手,壯也不如人,今老矣,尚何堪,堪釣前溪月。病來止酒,辜負鸕鶿杓。歲晚念平生,待都與、鄰翁細說。人間萬事,先覺者賢乎,深雪里,一枝開,春事梅先覺。

驀山溪

小橋流水,欲下前溪去。唤取故人來,伴先生、風杖屦。行穿窈窕,時歷小崎嶇,斜带水,半遮山,翠竹栽成路。一尊遐想,剩有淵明趣。山上有停云,看山下、蒙蒙細雨。野花啼鳥,不肯入詩來,還一似,笑翁詩,句没安排處。

 

鷓鴣天

一榻清風殿影涼。涓胡流水響回廊。千章云木輈叫,十里溪風??香。急雨,趁斜陽。山園細路轉微茫。倦途卻被行人笑,只為林泉有底忙。

 

鷓鴣天

聚散匆匆不偶然。二年遍歷楚山川。但將痛飲酬風月,莫放離歌入管弦。縈綠带,點青錢,東湖春水碧連天。明朝放我東歸去,後夜相思月滿船。

鷓鴣天

欲上高樓去避愁。愁還隨我上高楼。經行處江山改,多少親朋盡白頭。歸休去,去歸休。不成人總要封侯。浮云出處元無定,得似浮云也自由。

鷓鴣天

趁得檢風汗漫游。見他歌後怎生愁。事如芳草春長在,人似浮云影不留。眉黛斂,眼波流。十年薄幸谩揚州。明朝短棹輕衫夢,只在溪南罨樓。

鷓鴣天

别恨妝成白髮新。空教兒女笑陳人。醉尋夜雨旗亭酒,夢斷東風輦路塵。騎騄駬,?青云。看公冠佩玉階春。忠言句句唐虞際,便是人間要路津。

鷓鴣天

翦燭西窗夜未闌。酒豪詩興兩聯錦。香噴瑞獸金三尺,人插云梳玉一彎,傾笑語,捷飛泉。觥籌到手莫留連。明朝再作東陽約,肯把鸞膠續斷弦。

鷓鴣天

晚日寒鴉一片愁。柳塘新綠卻溫柔。若教眼底無離恨,不信人間有白頭。腸已斷,淚難收。相思重上小紅樓。情知已被山遮斷,頻倚闌杆不自由。

鷓鴣天

翠竹千尋上薜蘿。東湖經雨又增波。只因買得青山好,恨歸來白髮多。明燭,洗金荷。主人起舞客齊歌。醉中只恨歡娱少,明日醒時奈病何。

鷓鴣天

唱徹陽關淚未乾,功名餘事且加餐。浮天水送無窮樹,带雨云埋一半山。今古恨,幾千般。只應離合是悲歡,江頭未是風波惡,别有人間行路難。

鷓鴣天

撲面征塵去路遥。香篝漸覺水沈銷。山無重數周遭碧,花不知名分外嬌。人歷歷,馬蕭蕭。旌旗又過小紅橋。愁邊剩有相思句,摇斷吟鞭碧玉梢。

鷓鴣天

水底明霞十頃光。天教鋪錦榇鴛鴦。最憐楊柳如張绪,笑蓮花似六郎。方竹簟,小胡床。晚風消得許多涼。背人白鳥都飛去,落日殘?更斷腸。

鷓鴣天

漠漠輕?撥不開。江南細雨熟黃梅。有情無意東邊日,已怒重驚忽地雷。云柱础,水樓台。羅衣費盡博山灰。當時一識和羹味,便道為霖消息來。

鷓鴣天

有甚閑愁可皺眉。老懷無緒自傷悲。百年旋逐花陰轉,萬事長看鬢髮知。溪上枕,竹間棋。怕尋酒伴懶吟詩。十分筋力夸強健,只比年時病起時。

鷓鴣天

山上飛泉萬斛珠。懸崖千丈落鼪鼯。已通樵徑行還,似有人聲聽卻無。閑略彴,遠浮屠。溪南修竹有茅廬。莫嫌杖屦頻來往,此地偏宜著老夫。

鷓鴣天

莫避春陰上馬遲。春来未有不陰時。人情展轉閑中看,客路崎嶇倦後知。梅似雪,柳如絲。試聽别語慰相思。短篷炊飯鱸魚熟,除松江枉費詩。

鷓鴣天

白苎新袍入嫩。春蚕食葉響回廊。禹門已准桃花浪,月殿先收桂子香。鵬北海,鳳朝陽。又攜書劍路茫茫。明年此日青云去,卻笑人間舉子忙。

鷓鴣天

莫上扁舟向剡溪,浅斟低唱正相宜。從?犬吠千家白,且與梅成一段奇。香暖處,酒醒時。檐玉?已偷垂。笑君解釋春風恨,倩拂蠻牋只費詩。

鷓鴣天

千丈陰崖百丈溪。孤桐枝上鳳偏宜。玉音落落雖難合,横理庚庚定自奇。人散後,月明時。試彈幽憤淚空垂。不如卻付騷人手,留和南風解愠詩。

 

鷓鴣天

春日平原薺菜花。新耕雨後落群鴉。多情白髮春無奈,晚日青?酒易。閑意態,細生涯。牛?西畔有桑麻。青裙縞袂誰家女,去趁蚕生看外家。

鷓鴣天

千丈清溪百步雷。柴門都向水邊開。亂云剩带炊去,野水閑將日影来。穿窈窕,歷崔嵬。東林試問幾時栽。動摇意態雖多竹,點綴風流卻少梅。

鷓鴣天

敧枕婆娑兩鬢霜。起聽檐溜碎喧江。那邊玉?銷啼粉,這里車輪轉别腸。詩酒社,水云鄉。可堪醉墨幾淋浪。圖恰似歸家夢,千里河山寸許長。

鷓鴣天

翰墨諸君久擅場。胸中書傳許多香。若無絲竹銜杯樂,看龍蛇落筆忙。閑意思,老風光。酒徒今有幾高陽。黃花不怯秋風冷,只怕詩人兩鬢霜。

鷓鴣天

萬事纷纷一笑中。淵明把菊對秋風。细看爽氣今猶在,惟有南山一似翁。情味好,語言工。三賢高會古來同。誰知止酒停云老,獨立斜陽數過鴻。

鷓鴣天

點盡蒼苔色欲空。竹籬茅舍要詩翁。花餘歌舞歡誤外,詩在經營澹中。聽軟語,笑衰容。一枝斜墜翠鬟鬆。淺颦輕笑誰堪醉,看取蕭然林下風。

鷓鴣天

病繞梅花酒不空。齒牙牢在莫欺翁。恨火飛雪青松畔,卻放疏花翠葉中。冰作骨,玉為容。當年宫頰鬢雲鬆。直須爛醉燒銀燭,横笛難堪一再風。

鷓鴣天

句里春風正剪裁。溪山一片圖開。輕鷗自趁虚船去,荒犬還迎野婦回。松菊竹,翠成堆。要擎残雪斗疏梅。亂鴉畢竟無才思,時把蹴下来。

鷓鴣天

石壁虚云積漸高。溪聲遶屋幾周遭。自從一雨花零亂,愛微風草動摇。呼玉友,荐溪毛。殷勤野老苦相邀。杖藜忽避行人去,認是翁来過橋。

鷓鴣天

自古高人最可嗟。只因疏懶取名多。居山一似庚桑楚,種樹真成郭橐駝。云子飯,水晶瓜。林間攜客更烹茶。君歸休矣吾忙甚,要看蜂兒趁晚衙。

鷓鴣天

掩鼻人間臭腐場。古来惟有酒偏香。自從歸住云畔,直到而今歌舞忙。呼老伴,共秋光。花何事避重陽。要知爛熳開時節,真待西風一夜霜。

鷓鴣天

誰共春光管日華。朱朱紛紛野蒿花。閑愁投老無多子,酒病而今較減些。山遠近,路横斜。正無聊處管弦嘩。去年醉處猶能記,細數溪邊第幾家。

鷓鴣天

佔斷雕欄只一株。春風費盡幾工夫。天香夜染衣猶濕,國色朝酣酒未蘇。嬌欲語,巧相扶。不妨老干自扶疏。恰如翠幕高堂上,来看紅衫百子圖。

鷓鴣天

翠牙簽幾百株。楊家姊妹夜游初。五花結隊香如雾,一朵傾城醉未蘇。閑小立,困相扶。夜來風雨有情無。愁紅綠今宵看,似吳宫教陣圖。

鷓鴣天

濃紫深红一圖。中間更著玉盤盂。先裁翡翠裝成,更點胭脂染透酥。香瀲灩,錦鏌糊。主人長得醉工夫。莫攜弄玉欄邊去,羞得花枝一朵無。

鷓鴣天

老病那堪歲月侵。霎時光景值千金。一生不負溪山債,百葯難治書史淫。隨巧拙,任浮沈。人無同處面如心。不妨舊事從頭記,要寫行藏入笑林。

鷓鴣天

雞鴨成群晚不收。桑麻長過屋山頭。有何不可吾方羡,要底都無飽便休。新柳樹,舊沙洲。去年溪打那邊流。自言此地生兒女,不嫁金家即聘周。

鷓鴣天

不向長安路上行。卻教山寺壓逢迎。味無味處求吾樂,材不材間過此生。寧作我,豈其卿。人間走遍卻歸耕。一松一竹真朋友,山鳥山花好弟兄。

 

鷓鴣天

是處移花是處開。古今興廢幾池台。背人翠羽偷魚去,抱蕊黃須趁蝶来。掀老瓮,撥新醅。客来且盡兩三杯。日高盤饌供何晚,市遠魚鮭買未回。

鷓鴣天

一片歸心擬亂雲,春来諳盡惡昏。不堪向晚檐前雨,又待今宵滴夢魂。爐燼冷,鼎香氛。酒寒誰遣為重。何人柳外横雙笛,客身那堪不忍聞。

鷓鴣天

嘆息频年廪未高。新詞空賀此丘遭。遥知醉帽時時落,見說吟鞭步步摇。乾玉唾,秃錐毛。只今明月費招邀。最憐鳥鵲南飛句,不解風流見二喬。

鷓鴣天

戲馬台前秋雁飛。管弦歌舞更旌旗。要知菊清高處,不入當年二謝詩。傾白酒,遶東籬。只於陶令有心期。明朝重九渾瀟洒,莫使尊前欠一枝。

鷓鴣天

水荇參差動綠波。一池蛇影噤群蛙。因風野鶴飢猶舞,積雨山梔病不花。名利處,戰爭多。門前蠻觸日干戈。不知更有槐安國,夢覺南柯日未斜。

鷓鴣天

出處從來自不齊。後車方載太公歸。誰知孤竹夷齊子,正向空山赋采薇。菊嫩,晚香枝。一般同是采花時。蜂兒辛苦多官府,蝴蝶花間自在飛。

鷓鴣天

秋水長廊水石間。有誰來共聽潺湲。羡君人物東西晉,分我詩名大小山。窮自樂,懶方閑。人間路窄酒杯寬。看君不了痴兒事,又似風流靖長官。

鷓鴣天

壯歲旌旗擁萬夫。錦襜突騎渡江初。燕兵夜娖銀胡?,漢箭朝飛金僕姑。追往事,嘆今吾。春風不染白髭鬚。都將萬字平戎策,换得東家種樹書。

鷓鴣天

上已風光好放懷。憶君猶未看花回。茂林映带誰家竹,曲水流傳第幾杯。摛錦,寫瓊瑰。長年富貴屬多才。要知此日生男好,曾有周公祓禊來。

鷓鴣天

去歲君家把酒杯。雪中曾見牡丹開。而今紈扇薰風里,又見疏枝月下梅。歡幾許,醉方回。明朝歸路有人催。低聲待向他家道,带得歌聲滿耳來。

鷓鴣天

樽俎風流有幾人。當年未遇已心親。金陵種柳歡娛地,庾嶺逢梅寂寞濱。樽似海,筆如神。故人南北一般春。玉人好把新妝樣,淡眉兒淺注唇。

鷓鴣天

指點斋尊特地開。風帆莫引酒船回。方驚共折津頭柳,喜重尋嶺上梅。催月上,唤風来。莫愁瓶罄恥金罍。只愁角樓頭起,急管哀弦次第催。

鷓鴣天

困不成眠奈夜何。情知歸未轉愁多。暗將往事思量遍,誰把多情惱亂他。些底事,誤人哪。不成真箇不思家。嬌痴妒香香睡,唤起醒松說夢些。

鷓鴣天

夢斷京華故倦游。只今芳草替人愁。陽關莫作三唱,越女應須為我留。看逸韻,自名流。青衫司馬且江州。君家兄弟真堪笑,個個能修五鳳樓。

鷓鴣天

一夜清霜變鬢絲。怕愁剛把酒禁持。玉人今夜相思不,想見頻將翠枕移。真箇恨,未多時。也應香雪些兒。菱花照面須頻記,曾道偏宜淺眉。

鷓鴣天

木落山高一夜霜。北風驅雁又離行。無言每覺情懷好,不飲能令興味長。頻聚散,試思量。為誰春草夢池塘。中年長作東山恨,莫遣離歌苦斷腸。

鷓鴣天

抛山中詩酒窠。來官府聽笙歌。閑愁做弄天来大,白髮栽埋日許多。新劍戟,舊風波。天生予懶奈予何。此身已覺渾無事,卻教兒童莫恁麼。

鷓鴣天

桃李漫山過眼空。也宜惱損杜陵翁。若將玉骨冰姿比,李蔡為人在下中。尋驛使,寄芳容。壟頭休放馬蹄鬆。吾家籬落黃昏後,剩有西湖處士風。

鷓鴣天

晚歲躬耕不怨貧。只雞斗酒聚比鄰。都無晉宋之間事,自是羲皇以上人。千載後,百篇存。更無一字不清真。若教王謝諸郎在,未抵柴桑陌上塵。

鷓鴣天

髮底青青無限春。落紅飛雪謾紛紛。黃花也伴秋光老,何以尊前見在身。書萬卷,筆如神。眼看同輩上青云。箇中不許兒童會,只恐功名更逼人。

鷓鴣天

老退何曾說著官。今朝放罪上恩寬。便支香火真祠俸,更綴文書舊殿班。扶病腳,洗衰顏。快從老病借衣冠。此身忘世渾容易,使世相忘自難。

鷓鴣天

綠鬢都無白髮侵。醉時拈筆越精神。愛將蕪語追前事,更把梅花比那人。回急雪,遏行雲。近時歌舞舊時情。君侯要識誰輕重,看取金杯幾許深。

鷓鴣天

泉上長吟我獨清。喜君来共雪爭明。已驚拼水鷗無色,更怪行沙蟹有聲。添爽氣,動雄情。奇因六出憶陳平。卻嫌鳥雀投林去,觸破當楼雲母屏。

鷓鴣天

莫殢春光花下游。便須准備落花愁。百年雨打風吹,萬事三平二滿休。將擾擾,付悠悠。此生於世百無憂。新愁次第相抛舍,要伴春歸天盡頭。

戀衾

長夜偏冷添被兒。枕頭兒、移了又移。我自是笑别人底,元来、當局者迷。如今只恨因緣淺,也不曾、抵死恨伊。合手下、安排了,那筵席、須有散時。

浣溪沙

儂是嶔崎可笑人。不妨開口笑時頻。有人一笑坐生春。

歌欲颦時還淺笑,醉逢笑處輕颦。宜颦宜笑越精神。

浣溪沙

寸步人間百尺樓。孤城春水一沙鷗。天風吹樹幾時休。

突兀趁人山石狠,朦朧避路野花羞,人家平水廟東頭。

浣溪沙

壽酒同斟喜有餘。朱顏对白髭鬚。兩人百歲恰乘除。

婚嫁剩添兒女拜,平安頻拆外家書。年年堂上壽星圖。

浣溪沙

梅子熟時到幾回。桃花開後不須猜。重来松竹意徘徊。

慣聽禽聲渾可譜,飽觀魚陣已能排。晚云挟雨唤歸来。

浣溪沙

百世孤芳肯自媒。直須詩句與推排。不然唤近酒邊來。

自有淵明方有菊,若魚和靖即無梅。只今何處向人開。

浣溪沙

未到山前騎馬回。風吹雨打已無梅。共誰消遣兩三杯。

一似舊時春意思,百無是處老形骸。也曾頭上带花来。

浣溪沙

細聽春山杜宇啼。一聲聲是送行詩。朝来白鳥背人飛。

對鄭子真岩石臥,趁陶元亮菊花期。而今堪誦背山移。

浣溪沙

草木於人也作疏。秋來咫尺共榮枯。空山晚翠孰華餘。

孤竹君窮猶抱節,赤松子嫩已生鬚。主人相愛肯留無。

浣溪沙

艷杏夭桃兩行排。莫攜歌舞去相催。次第未堪供醉眼,去年栽。春意才從梅里過,人情都向柳邊来。咫尺東家還又有,海棠開。

浣溪沙

酒面低迷翠被重。昏院落月朦朧。堕髻啼妝孫壽醉,泥秦宫。試問花留春幾日,略無人管雨和風。瞥向綠珠楼下見,墜殘紅。

浣溪沙

欲加餐竟未佳。只宜長伴病僧斋。心似風吹香篆過,也無灰。山上朝来云出岫,隨風一去未曾回。次第前村行雨了,合歸来。

浣溪沙

新葺茅檐次第成。青山恰對小窗横。去年曾共燕經營。

病怯杯盤甘止酒,老依香火苦翻經。夜来依舊管弦聲。

 

浣溪沙

台倚崩崖玉滅瘢。青山作捧心颦。遠林火幾家村。

引入滄浪魚得計,展成寥闊鶴能言。幾時高處見層軒。

浣溪沙

總把平生入醉鄉。大都三萬六千場。今古悠悠多少事,莫思量。微有寒些春雨好,更無尋處野花香。年去年來還又笑,燕飛忙。

浣溪沙

北隴田高踏水頻。西溪禾早已嘗新。隔沽酒?鱗。

忽有微何處雨,更無留影霎時雲。賣瓜聲過竹邊村。

浣溪沙

歌串如珠個個匀。被花勾引笑和颦。向来驚動梁塵。

莫倚笙歌多樂事,相看紅紫又抛人。舊巢眼有燕泥新。

浣溪沙

父老言雨水匀。眉頭不似去年颦。殷勤謝甑中塵。

啼鳥有時能勸客,小桃無賴已撩人。梨花也作白頭新。

浣溪沙

這里裁詩話别離。那邊應是望歸期。人言心急馬行遲。

去雁無傳錦字,春泥抵死污人衣。海棠過了有荼蘼。

浣溪沙

妙手都斧鑿瘢。飽佳處成颦。恰如春入浣花村。

筆墨今宵光有艷,管弦從此悄無言。主人席次兩眉軒。

浣溪沙

句里明珠字字排。多情應也被春催。怪得名花和淚送,雨中栽。赤未安芳斛穩,娥眉早把橘枝来。報道錦薰籠底下,麝臍開。

浣溪沙

記得瓢泉快活時。長年耽酒更吟詩。驀地捉將來斷送,老頭皮。遶屋人扶行不得,閑窗學得鷓鴣啼。有杜鹃能勸道,不如歸。

浣溪沙

日日閑看燕子飛。舊巢新壘簾低。玉歷今朝推戊己,住銜泥。先自春光留不住,那堪更著子規啼。一陣晚香吹不断,落花溪。

浣溪沙

楊柳溫柔是故鄉。紛紛蜂蝶去年場。大率一春風雨事,最難量。滿把攜来紅粉面,堆盤更覺紫芝香。幸自麴生閑去了,又教忙。

Published in: on May 11, 2010 at 12:28 PM  Leave a Comment  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